言情小說網 > 我是一朵黑錦鯉 > 第三十三章 咒蝎罪孽深

第三十三章 咒蝎罪孽深

  “娘親,就讓我留在這里吧.......”

  墨巧虛弱地哀求著,她覺得以自己在芷陽宮里學到的本事足以用來對付墨鯉,所以她對于暗殺墨鯉一事還抱有希望。

  “巧兒,為何.......”

  “墨巧已經十五歲了,她應該對自己說出的話負責任!”

  墨鯉一把抓住墨巧的手臂,一條暗紅色的毒蝎在她白皙的皮膚下若隱若現!

  “這是.......咒蝎!”

  潤月顫抖著癱坐在地,面色慘白。

  “娘親,咒蝎是什么?”

  “巧兒......你可有發過什么毒誓......”

  “發過啊......那日我乞求姐姐可以收留我,說一定會盡全力按照姐姐的要求去做,若有違背,天打五雷劈......”

  “有什么不對嗎.......”

  潤月便踉踉蹌蹌地起身。

  “我的巧兒啊,你怎么這樣傻,中了咒蝎,你這一生都要受制于墨鯉啊.......”

  墨鯉神色冷淡地看著眼前近乎崩潰的潤月,眼底閃起一抹歹毒。

  “咒蝎,是巫界最為怨毒之蠱。”

  “中此蠱者,不可違背其誓言,若稍有差錯,咒蝎便會食其皮肉,直至骨枯!”

  說罷,只聽墨鯉身體中發出砰一聲地悶響,墨鯉心中大叫不好,可是在自己的殺母仇面前,她不可以弱,更不可以退!

  強忍著身體里某處撕裂的痛苦,墨鯉重新抬起了頭,直視潤月!

  潤月抬起猩紅的眼,消瘦的她此時此刻就宛若一個厲鬼,仿佛隨時都要張開血盆大口將墨鯉生吞活剝!

  “巧兒,娘親帶你回家!你要相信娘親,一定可以為你配出解藥.......”

  說罷,月華醫館內升起兩股裊裊黑煙,潤月將身中咒蝎的墨巧帶走了,屋內瞬間清凈了許多。

  “墨嚴峰,你真是一個家教嚴明、以德治家的好當家人啊。”

  墨鯉的言語里充滿了諷刺!

  “每天與自己同床共枕的九姨太居然如此精通這‘下作’的巫蠱之術,這一定讓你很驚訝吧!”

  沉默了許久的墨嚴峰大臂一揮,幾縷黑煙在空中飄蕩,只見月華醫館內現出十幾位紋著大蟲花臂蒙面墨府護法。

  “墨府暗衛誓死追隨大家主!”

  幾位蒙面護法異口同聲。

  “從即日起,封鎖墨府九姨太潤月一房,嚴加看察,如若發現潤月有行巫蠱之術的證據,速速來報!”

  “遵命。”

  很快地,墨嚴峰便隨著十幾位蒙面護法離開了月華醫館,準備前往墨府邸徹查潤月行巫蠱之術一事。

  終于,月華醫館恢復了往日的平靜。

  “呃........”

  看到人們都已經走遠,墨鯉終于不再端著架子,一口鮮血嘔了出來。

  “鯉兒!”

  墨長生和降神一齊沖上前去。

  鮮血順著墨鯉雪白的脖頸緩緩流下,墨鯉癱坐在椅子上,陽光照耀著她疲倦的小臉,無比凄涼。

  “這些日子患者絡繹不絕,今天墨嚴峰又來鬧這么一出,鯉兒一定是累壞了......”

  墨長生將墨鯉扶到榻上,他握起墨鯉冰涼的手掌,不想卻抓到了一把粘稠的血!

  “手掌里怎么會流出這么多血!”

  降神一皺眉,他一把抓住墨鯉的手,似是知道了墨鯉的傷處。

  “鯉兒,你的仁心之蓮呢?”

  墨鯉顫抖著張開手掌,鮮血淋漓的五指間一朵小小的蓮花悄然綻放,那花瓣上滲著血。

  “我......我的仁心之蓮......”

  下一秒,滴著血的仁心之蓮便隨風消逝,化作一抹淺白的粉末飄散開來。

  月華醫館內,墨鯉再也掩飾不住地嗚嗚哽咽了起來,墨長生想要去安慰,卻總是欲言又止。

  “我真的有好好學醫,可是為什么......仁心之蓮為何會碎........”

  降神緩緩轉過身。

  “鯉兒,你大可不必糾結于此。”

  “何以見得?”

  “這一世,你要強大自己,抱負惡人,必定會踏上生殺予奪、血雨腥風的戰爭之路。”

  “仁心之蓮,本為仁者之蓮,鯉兒日后要為母報仇,就免不了打打殺殺,如此這般怎可佩戴仁心之蓮?怎可生出慈悲之心?”

  聽了降神此番言論,墨長生拍桌起身。

  “謬論!你不要誤導鯉兒!”

  “身為仙家,我們必須要慈悲為懷,解眾生之困,救眾生于水火!因為仇恨,就可以肆意妄為,殺人如麻,不要仁心了嗎?”

  晨光熹微,照在墨長生那張俊秀的臉龐上,他的神情有些憤慨。

  “長生........”

  墨鯉漠然地看著墨長生那雙干凈的沒有雜質的眼眸,心說墨長生還是老樣子,這么多年過去了,他還是一如既往地溫柔、善良......

  一想到她未來必定會在墨府大開殺戒,到了那時,墨長生如此仁心,他還會站在自己這一邊嗎?他會不會因此而厭惡她的殺伐果斷,厭惡她的睚眥必報?

  收回滿腔凌亂的思緒,墨鯉緩緩低下頭,既然此生注定殺殺打打,她就不可以畏懼任何,更不可以優柔寡斷!

  “降神,你不是曾經告訴過我,群巫皆有神醫嗎?你給這么多人下過蠱,那么你是神醫嗎?”

  降神攤開手掌,可他的手掌之上與墨鯉的一樣空空如也。

  “執于一念,將受困于一念;一念放下,將自在于心間。”

  “鯉兒,我曾也因此執迷不悟過,我的醫法不比醫仙差,仁心之蓮為何遲遲不能神化?”

  “有一日,我受人之托給他人下蠱,蠱毒剛離我之手,我的仁心之蓮就隨風而逝,蠱術是陰毒之術,而醫道是救人之術,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,就是如此吧。”

  墨鯉低下頭,緊緊攥起手中的血。

  “沒有仁心之蓮又如何?我照樣可以懸壺濟世、解救眾生。”

  “做不了醫仙,我就做個凡醫,行善積德,樂善好施,我相信自己也可以獲得幸福滿滿的!”

  看著眼前堅定無比的女孩兒,降神沒有再辯駁。

  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晌午,門外的患者們早已排好了長隊,絳神仔細檢查了一眼外面的情況,便從窗口飛走了。

  “鯉兒,我們開始吧。”

  墨長生打開了大門,患者們一擁而入。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hznmsh.tw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yanqing.com
电子游艺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