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小女子柔弱不可欺 > 第一百一十二章 荷包

第一百一十二章 荷包

  老夫人看了一眼,道:“啊,武夷巖茶啊,那我喝不慣,韓夫人你們喝的慣嗎?”

  韓夫人看了一眼,道:“可以。”

  韓御杰只是坐在末位,沒有說話。

  老夫人朝如心點了點頭,如心就笑著端起茶杯想先把茶給韓御杰。

  如心覺得不太對,為什么這個杯子這樣的燙…

  平日里的茶也很燙,為什么這個杯子格外的燙?

  不出顏涼所料,一杯茶果然全都撒在了韓御杰的衣襟上。濕了一小片,幸虧茶杯不是很大。

  能裝的茶水也不是很多。

  “啊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…”如心自覺自己闖禍了,這可是老夫人的貴客,而且自己潑水的還是五小姐的未來姑爺。

  馬上拿出自己的帕子往韓御杰胸口擦拭。

  韓御杰也被嚇了一跳,連忙站起身抖了兩下。

  一邊擺手說:“不用,不用。”

  “沒事。”

  老夫人見此不禁皺眉,站起身,道:“你怎么失手砸了茶盅子啊?毛手毛腳的,韓家二公子沒事吧?”

  韓夫人上前查看,問道:“御杰,怎么樣啊?燙傷了嗎?”

  韓御杰安慰韓母道:“沒事,母親,秋天穿的厚,而且這盅子小,只不過是我的胸前濕了一塊。”

  說著朝老夫人揖了揖手,道:“在下失禮了,不知府上可有地方借我換一下衣服。”

  老夫人道:“有的有的,如心還不帶韓公子去換一下衣服。”

  韓御杰又再次鞠躬揖禮。

  兩次行禮,突然從韓御杰胸口掉落一個荷包。

  這可不就是繡著顏靜洵名字的荷包嗎?

  “這個是?”老夫人眼尖的很,一下就看到了是鴛鴦戲水的模樣。

  韓御杰也很懵,這個是什么?自己什么時候帶了個荷包?誰塞到自己胸口的。

  看上去就是個姑娘繡的,還放在胸口這樣曖昧的地方。

  韓夫人臉色也不太好,兒子不是說沒有心上人嗎?一心就想求娶顏家五姑娘。

  這下又鬧哪出?

  韓御杰慌張的拾起荷包,道:“這個…我也不知道…”

  老夫人面色不善,說話也變了調,“我看這荷包這樣精巧,不知道,可否借老朽一觀啊?”

  韓御杰拿著荷包不知所措,道:“…可…可以…”

  如心就上前接過了荷包,遞給了老夫人。

  老夫人拿在手上仔細瞧了瞧,果然是鴛鴦戲水的圖,再翻個面,赫然用金線繡的顏靜洵三個字。

  老夫人氣的把荷包一放,道:“把顏靜洵給我叫過來!”

  韓夫人頭疼的很,拉了一下韓御杰,韓御杰就跌坐在椅子上,韓夫人小聲問道:“你那個荷包是誰的?”

  韓御杰反復思慮也沒有半分頭緒,“母親,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老夫人也覺得自己有些失態了,“韓夫人,你坐,如心再去泡一次茶,換大紅袍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老夫人心悸不已,幸好沒有讓韓御杰和顏涼過分接觸,但面上還是和婉說道:“韓夫人,既然你們要求娶的是我家的二姑娘怎么不提前說呢,孩子們心意互通,我怎么可能攔著。”

  韓夫人羞得臉蛋泛紅,“啊?我也不知道我家孩子他…你說說他…也沒和我說。”

  韓御杰解釋道:“母親,我沒有,那個真不是我的…”

  韓母低聲呵斥道:“你閉嘴!從你胸口掉出來的,難不成是我的?”

  如雪道:“二小姐到了。”

  顏靜洵根本沒有走遠就在風雅澗往寮明軒的必經之路上等著,假裝賞花。

  顏靜洵先是嬌羞的給老夫人行了禮,道:“祖母。”

  然后才假裝突然看到韓御杰,看到了韓御杰然后小女孩家的笑了一下,給韓御杰也行了禮:“韓公子安好。”

  韓御杰這是在人家家中,總不能不識禮數吧,只能回禮道:“顏小姐安好。”

  這樣的見禮放在平時沒有什么,可今天這樣的場合就大大的有問題了。

  老夫人和韓夫人第一感覺就是兩人認識…

  老夫人道:“靜洵,這是你的荷包嗎?”說著把荷包扔給丫頭讓丫頭拿給顏靜洵。

  韓御杰和韓母一下子就心中炸開了花。

  顏靜洵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下,道:“是我的…我的上面都繡著我的名字。可我這個荷包上次在秋獵丟了。”

  老夫人嘆了口氣,原來是上次秋獵時搭上的。

  顏靜洵回頭看了一眼韓御杰道:“說起上次秋獵,還要多謝韓公子上次舍命救我,如果不是韓公子,那天小女子就命喪黃泉了。”

  老夫人瞥了一眼韓御杰,呦,還是英雄救美,以身相許?

  韓御杰臉色一會白,一會紅,“沒事…舉手之勞…”

  顏靜洵靦腆一笑道:“韓公子就是這樣謙遜。”

  老夫人長嘆一口氣,朝著韓夫人不好意思說道:“我明白了,這都怪我,亂牽了姻緣線,但兩個孩子的事就不能今天說了。”

  本來今天準備商量的就是韓御杰和顏涼的婚事,但既然不是他們的事,那今天這個日子就不能用了。

  哪怕要再給兩個孩子敲定婚事,也不能選今天了,必須擇其他的好日子。

  韓夫人再不懂,也該明白了。

  這郎有情妾有意的。

  韓夫人聽懂了,就起身告辭道:“走吧。”

  韓御杰還覺得自己沒有解釋,而和顏涼的婚事則沒商量下來,拉著韓母道:“可…那個荷包不是…我的…”

  韓母覺得今天真是個鬧劇,“知道了,不是你的,是顏二小姐的。”

  韓母掐了一下韓御杰道:“你怎么不早告訴我。”

  韓御杰一個勁想解釋,道:“母親,那個真不是我的!”

  韓母道:“知道了,知道了!走吧。”

  說著馬上變臉回頭看了看老夫人道:“老夫人,那我就先回了,我兒子和顏二小姐的事情,改天我再來商量。今天打擾了。”

  老夫人說著象征的站起來送道:“嗯,好。我們今天也是招待不周了,慢走。”

  韓母就拉著韓御杰落荒而逃…

  韓母邊走邊道:“你說說你!喜歡的是顏靜洵怎么不告訴我!弄得我多尷尬!”

  韓御杰嘴皮子不好,“母親!我都說了,那個真的不是我的,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在我的胸口發現的。”

  韓母皺眉道:“那不是你自己放的,還是我放的不成?你看看你!”

  小莉在旁邊聽了個清楚,想來應該是順利完成了。

  在旁邊偷笑了一下,就連忙趕回出云軒給顏涼報信兒。

  小莉還沒到屋子里就開始說:“小姐,成了,成了。”

  顏涼道:“嗯,知道了,坐下喝杯水。”

  小莉摸了摸頭,順勢做到了桌旁倒了一杯水,道:“小姐,你怎么一點都不驚訝啊?”

  顏涼沒有太在意,翻了一頁書道:“情理之中,有什么好驚訝的?就算這個沒有成功,我也有別的法子讓那個荷包掉在大家眼前。”

  小莉笑嘻嘻的拍著馬屁道:“小姐,你太棒了。”

  顏涼現在應該擔心的是老夫人。

  而且老夫人眼睛那么尖,就算當時沒有反應過來,晚上一定也會想的明明白白。

  顏涼道:“你做些精巧糕點,晚上我要去風雅澗看看祖母。”

  而且顏涼并沒有發覺,她已經不知不覺的把老夫人當成自己的親祖母了。

  前一世顏涼祖母壽命不高,所以顏涼對祖母也沒有什么情感。

  到了晚上,顏涼特地等老夫人可能氣消了一些才帶上食盒去看老夫人。

  “祖母…”

  顏涼小聲道:“祖母…我來看你了。”

  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hznmsh.tw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yanqing.com
电子游艺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