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永恒國度 > 第209章 一劍劈開登天路

第209章 一劍劈開登天路


        這條河看上去長度是不可預測的,橫跨賽道,不知道起點與終點在何方,但寬度卻是能用肉眼看得到的。大概的寬度,有著不下三百丈距離。里面水流喘急,散發出一股玄妙的氣機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不少修士來到河邊,卻不敢貿然踏進去,靠近時,就讓身下坐騎開始減速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一種下意識的舉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一個人卻在加速。

        始終不敢有半點停頓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都來不及觀察其他修士的舉動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前面有條河,亞瑟大喝道:“獨角獸可以在水面奔跑,給我沖過去,不要停,只要停下來,后面那瘋子就會追上來。”他的臉上帶著驚慌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甲騎士被一矛轟殺的畫面,依舊在腦海中回蕩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矛,幾乎不可阻擋。

        亞瑟看到易天行追殺過來,一刻停歇都不敢,拼了命的往前跑去。生怕被追趕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前面有大河阻路,也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,獨角獸可以在水面奔跑,如履平地,對于這一條江河可不會懼怕,一心向前下,亞瑟驅使獨角獸,從岸邊,直接沖進那條大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撲通!!

        獨角獸在岸邊因為慣性,在水面上快速奔跑出去,但立即就感覺不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怎么會往水下下沉的。獨角獸不是可以在水面踏水而行的么。”亞瑟同樣感覺到不好,立即掃視過去,一眼就看到,獨角獸的身體在往下沉。

        吼!!

        獨角獸發出一聲驚恐的怒吼聲。奮力掙扎,可卻始終沒有任何作用,反而讓身體往下沉的速度變得更快。似乎,這水中,是沒有浮力的,根本承受不起任何的重量。自然而然的有一股力量,將人往水中拉扯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一旦進入水中,四周的河水,又傳遞出驚人的重量,碾壓在身上,骨骼都要崩碎,一滴水,是平時水滴重量的百倍千倍,甚至是更高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條河中,最可怕的就是這恐怖的水壓,重量,碾壓在身上,足以將修士都徹底擊潰。

        轉眼間,就看到,亞瑟與獨角獸,已經被河水給淹沒,甚至能看到,有血絲不斷從水下浮現出來,但卻沒有出現白光,顯然,一時半會,亞瑟竟然還死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條河中的水不是普通的水,能踏水而行的獨角獸都在河面沉沒,真的溺水了。獨角獸溺水,我怎么感覺這是一個笑話。”一名西方修士目瞪口呆的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水有古怪又如何,我的坐騎會飛,可不需要涉水而行。我就不等大家,先行一步了。”一名契約到一頭閃電鳥的修士,滿是快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河流在下面,可管不到天空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笑一聲,就讓閃電鳥從河面上穿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嗥!!

        但閃電鳥在飛到河面上空時,突然間發出一聲凄厲的厲嘯聲,叫聲中,顯得極為的驚慌,似乎正在遭遇到某種可怕的事情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整個身體,莫名其妙的朝著江河中掉落下去。那名修士也發出驚恐的怒吼。但這改變不了他們朝著河中掉下去的事實。

        噗通!!

        連水花都沒有激起,一人一鳥,就落進水中,快速朝著水下沉沒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連天空中都飛不過去。這是什么水。”陸續抵達的修士,一個個神色凝重的看著面前的河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水面,還是天空,竟然都不能行走,出現在河面就會掉進河中。這河中蘊含的氣機,已經遍布水上水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羽毛都浮不起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修士從飛禽身上拔下一根最柔軟的絨毛,扔到河水上,卻發現,那絨毛在水面上,都第一時間就往水中沉下去。連毛都浮不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曾在古籍上看到過,天地間,有一種可怕的奇水,叫做弱水。這種水,太過輕柔,卻沒有任何浮力,就算是鵝毛都浮不起來,會在水上輕易沉沒,而且,一般的船,放上去,就會沉到河底。不要說是人,天上的飛鳥出現在上空,都會被弱水吸進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修士臉色蒼白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河流,絕對可以稱得上是一種可怕的天險。一般手段,根本過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顯然是攔在面前的一道天塹。渡不過去。那就要徹底止步在這里,別想再次前進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秘境上空,平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目睹諸多修士已經抵達這條大江前,黑大帥大叫道:“諸位尊貴的觀眾,大家請看,這一條就是弱水河,弱水中,鵝毛都浮不起來,何況是人,只要進去,就會沉進河底,被弱水直接壓死,溺死。這三災九難中的第一難。弱水渡不過去,那就要在此止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錯,風災過去,是弱水,沒有人能夠輕易抵達終點。沒有實力,是絕對不可能拿到冠軍的。現在我們可以看看,這些參賽者,是如何渡過弱水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瀟灑哥也笑呵呵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雕兄,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子一拍大雕,并沒有遲疑,跟大雕一起,朝著弱水河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鏘!!

        一道清脆的劍鳴聲中,可以看到,背在其后背的那口鐵劍已經出鞘,握在手中,斬在弱水河前,一劍毫不客氣的劈斬下去,這一劍中,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劍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劍意中,散發出一股孤獨無敵般的意志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!

        一劍斬出,劍意縱橫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看到,面前的弱水竟然被一劍硬生生分開一條道路,河水向兩邊分開,露出河床。連河底的水流都被一劍分開。

        揮劍斬江,江河斷流!!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江水分開后,兩邊的河水都沒有辦法迅速合攏,在分開的河道中,被一股凌厲的劍意覆蓋,硬生生將弱水向兩邊排斥。水流在兩邊形成兩道水墻。

        畫面充滿震撼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隨后,中年男子帶著大雕,直接朝著劈開的河道向前走去,走進去后,兩邊的河道開始坍塌,將劍意沖垮,重新愈合。之前劈出的河道只有數丈長,根本不可能抵達對岸,完全分開河流,斬斷江河。只是劈開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走進河床中后,中年男子再次揮劍斬出。精純的劍意,再次劈開河道。可怕的弱水,在劍意下,就這么再次被劈開。

        劈開一米,中年男子就前進一米。

        劈開一丈,他就往前走出一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身后,是不斷崩塌的水墻,那畫面,猶如是天塌地陷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一滴水都沒有沾染到那中年男子身上,就這么,一步步,向前踏去,朝著弱水河對面而去。漸漸遠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岸邊,很多修士目睹,眼珠子都要凸出來,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劍.......劍意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在體內凝聚出劍意,好凌厲的劍意,好可怕的劍意,竟然直接劈開弱水河。這是什么人啊,哪里來的強者。這劍意,千錘百煉,幾乎無敵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可以這么過河,這是哪里來的牛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名修士驚的眼珠子都要爆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厲害,竟然已經凝聚劍意,而且,劍意還如此的凝練,對于劍道的領悟,超出想象。”易天行看到,心中涌現出一股強烈的震撼,如同驚濤駭浪般席卷心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劍意就是武道真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戰技,一旦蛻變出武道真意,那威力就已經達到另外一個層次,無堅不摧,所向披靡。凝聚武道真意的人,與沒有凝聚武道真意的修士廝殺,幾乎是不可戰勝的。能凝聚出武道真意的,都是天資卓絕的天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金鵬,綠皇,我們也進去,別人能橫渡弱水,那我們又為什么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易天行深吸一口氣,斷然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經做出決定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鵬直接在地面用腳不斷向前行走。帶著易天行,一路來到弱水河邊。手中戰矛筆直的朝著河面一矛轟出去。巨大的力量,加上灌注在戰矛中的真氣,爆發下,竟然真的將面前的河水從中分開。也露出河床。只是,沒有武道真意鎮壓弱水,河水一分開,就開始合攏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進去,哪怕是死,我也要死在這弱水河中,退避非我意。萎縮不前,還不如自裁了當。離開賽場。”哪怕是看到河水在靠攏,也沒有畏懼,深吸一口氣,臉上露出一抹堅定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沒有遲疑,直接就走進河床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即將合攏的河水,再次振臂揮出戰矛。

        碎玉矛法——白玉無瑕耀九州!!

        一矛九影。如同九柄戰矛同時轟向四周席卷而來的弱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弱水很可怕,碾壓而來,散發出磅礴的氣勢,如同有山岳直接鎮壓在身上。對于整個心神,都有一種可怕的沖擊。

        砰砰砰!!

        戰矛揮舞,再次將四周的弱水崩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崩開的范圍,根本無法與那中年男子相比。而且,一崩開,立即弱水就會返回。根本不能有半點停歇。

        振臂!!

        揮矛!!

        振臂!!

        揮矛!!

        一次次的循環,每一次都是同樣的一招矛法,每揮出一矛,都會毫不猶豫的向前踏出幾步,那畫面,就好像是山川中鑿穿隧道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面臨的壓力,卻是更加可怕,水流倒卷回來,帶來的壓力,好比山崩。

        對此,易天行沒有任何言語,腦海中始終觀想碎玉矛法。一柄白玉無瑕的戰矛在腦海中散發出若有若無的矛意。(未完待續。)


  http://www.hznmsh.tw/book/232/323572.html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hznmsh.tw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yanqing.com
电子游艺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