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魔傀 > 第二二九章:建功,得過

第二二九章:建功,得過


        拳鋒掠過臉頰,兩縷滴血的黑蕩起,魔族青年低喝半聲,帶著滿心的困惑與來自體內體外的各種劇痛飛身遠退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片刻,對手利用其內息不暢、行動不便的優勢持續不斷的給予重擊,此時的他雙臂盡斷,一條腿被粗暴的外力打斷,臉被撕開,翻卷的皮肉無法覆蓋整張面孔,露出慘白帶血的牙床。身體其他部位同樣慘不忍睹,差不多稱得上“不成人形”。比這更慘的是,魔族青年至今沒弄明白自己如何中的招,因此才有了那句包含不甘的喝問。

        亂八七糟拳?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這個名字倒也貼切,戰斗中的對手,無論身法還是出拳方式都顯得匪夷所思,明明向左攻擊的卻是右,看似后退實際上是前進,有時看起來多余的動作偏能起到關鍵作用,比如抖肩搖頭甩臀晃腳......最讓魔族青年不解的是,無論多余還是為了欺詐,直接或者復雜,多數一股“完美”的味道。而那種完美的感覺竟然還帶著足以致命的吸引力,讓他在受到傷害的同時,內心竟然生出“想要多看點”的欲望。更有甚者,他看出來對手在拳法的運用上依然生澀,并未達到最高境界,于是有了“讓他多練習一會兒”的念頭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都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何其荒謬!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定是瘴毒導致自己神志不清,亦或是體內的花毒產生幻覺,要不就是有人在暗中施展幻術。意識到這點,魔族青年怒吼飛退,決心要不惜代價改變局面。他并不知道自己并未入幻,那些莫名其妙的感覺和欲望有合理解釋,其根由變在于“完美”這兩個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亂八七糟拳,名字乃是胡謅,源頭在于和赤魘一戰,蘆葦蕩中,方笑云初遇百戰圖,從此腦海中留下烙印。算下來,當時的他幾無神智,但那種完美的軌跡、與天地相合的美妙感覺依舊留下深刻印象,此后無數次回想模擬,更借助蠻血狂化數次重現,其內因不僅僅在于提高實力,更有著追求完美的天然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這一刻,方笑云以清醒的狀態次施展,自然會表現出生澀的一面。而對魔族青年來說,生命的層次以及驕傲的性格注定其欲望更加強烈,因此才有了那些荒唐的念頭。

        生命層次越高,實力越強,對完美的追求越是強烈,毫不夸張地講,完美本身就是一劑比殘花更毒的毒藥。

        魔族青年因此飽受折磨,甚至不惜以自身為標靶,在與落障、殘花、神牢的對抗種抽出精力來觀望、感慨,希望能看到、學到一些東西,直到身體幾乎被摧毀,生存的渴望才終于占據上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飛退途中二次怒吼,明明方笑云貼面而來,打擊卻來自身后,亂八七糟拳果然夠亂,魔族青年張口噴血,已無法分辨這次打擊是由方笑云施加還是另外有人偷襲,他唯一清楚的是:再不求變真的要完了。恰在此刻,一道綠光飛掠而來,三寸利矢由耳根鉆入,腦海之中炸裂,再由透露的另一側飛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遠方一顆老樹凋零,頃刻之間化作枯木,阿瞞搖晃著身子慢慢軟倒,握弓的手不停顫抖。

        隨著方笑云的加入與魔族青年的掙扎,赤目不堪重負放棄控制,霧氣漸消,蠻族神射抓住機會全力射出的這一箭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后那根稻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血花綻放時,方笑云猶自不肯罷休,飛撲向前的同時張開雙手,掌心紅芒微吐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魔族青年的頭顱被穿透,方笑云仍不放心,決心以真陽之火將其化灰,哪怕有怨魔陪葬......事實上,方笑云隱隱覺得餓,倘若怨魔在體內一同消亡,對自己而言未嘗不是解脫。

        怕出現意外所以下狠手,結果,意外果然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應該說不是意外,只是必然的結果。就在方笑云臨近,掌心火焰欲吐的瞬間,天色驟暗,一股浩大氣息陡然間降臨,幾乎在同時,魔族青年殘破的軀體內爆出令萬眾生靈顫抖的氣息,隨之一聲爆響。

        轟!

        氣浪席卷,眼不可見,但可體會得到,魔族青年的身體四分五裂,進而碎成千千萬萬份,不待人們反應過來,它們便在氣浪的推送下飛掠出去,橫掃八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宛如一把鋒利無匹的劍,又仿佛是一把飛放大的巨錘,頃刻間,以魔族青年所在為核心,周圍是清晰可見的環,推動或者摧毀所遇到的一切,連帶大地被趟平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與之貼身而戰,此刻當其沖,無形氣浪裹挾無數碎片拍打著他的身體飛出數十丈,看起來就像是巨人手掌下的一只蒼蠅。其余人無論強弱,或遠或近,全都飛出到圈子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拍開人群,無形氣浪繼續向前,草木折斷,房屋倒塌,嘩啦啦雜聲異響不斷,直到推進至千丈外方才化作真正的狂風,與那些驚慌失措的野獸一道遠離,繼而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再看,現場留下一個深達數尺、徑長十余丈的大坑,正當中的半空懸浮著一條漆黑涌動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魔族青年,介于虛實之間,看起來與身體凝聚之前沒什么兩樣,只是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種強大乎人的想象,如果說此前魔族青年帶來的感覺是無敵猛獸,此刻的他唯有一個詞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神靈!

        他從天上來,又或者請來天外神魔,無論是什么,其存在必定遠遠出人的范疇。

        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與犧牲,費盡心機做局,盡然是這種結果,沒有比這更讓人絕望的了,到此一幕,還活著的人們個個臉色蒼白,神情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的人們不知道,當那股氣息從天而降,魔族青年粉身碎骨的同事,長安城外龍泉山上,莫名響起兩聲悠長、充滿警惕意味的鐘鳴,而在更遠的地方,西域之地,有位身著紫袍的老者晃身而出,對著天空瞇其雙眼,臉上盡是憂色,還有被看著劍修圣地的萬劍山,地下隆隆,無數把劍顫動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極北之地,一片混沌的冰山雪原深處有座通體漆黑的高塔,某一刻,頂層祭臺突然閃出光芒,照亮了三座巨大無朋的雕像。高塔周圍,無數巨大的身影匐倒在地上,前方十數名身披長袍之人,并有一名身穿戰甲、容顏英俊卻異常蒼白的青年帶領著他們,以最最虔誠的姿態、最最狂熱的信念,祈禱著,吟唱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棄萬載福瑞,迎我祖歸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聚十類靈血,復無上榮光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大6上正在生的這類事情,小小張村里的人們既不知曉也不關心,懸浮于空的那條身影帶來的壓力如此巨大,帶來的窒息感幾令人無法思考生何事,自然也談不上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,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艱難的咳嗽聲,方笑云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,晃了晃頭竭力將腦海中仿佛千軍萬馬奔騰的轟鳴聲剔除,神志慢慢恢復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此刻,那個只顯露威勢卻沒有什么動作的身影穩定下來,虛實難辨的身軀緩緩站直,低著的頭顱慢慢抬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盡然逼我到這一步,本尊定要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閉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同一張嘴,仿佛有兩個人說話,前者分明就是魔族青年,極其虛弱仿佛馬上就會死掉,極其憤怒偏又不敢大聲說話。其后那個淡淡的聲音不知是誰。只聽語氣,所有人人的心里面情不自禁浮現出一個形象,懶散,邪異,似乎還有點無聊。就仿佛浪子斜靠門邊,手拿珠花用輕佻的語氣逗弄哪家的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!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魔族青年已然閉嘴,懶散輕佻的語氣從其口中出,似乎現了什么有趣的東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怨生靈倒也別致,還能保持、不,是增加源力?不不不,這不僅僅是本源,難道是......啊哈,竟然還敢反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對周圍一切完全無視,懶散的聲音種透出幾分興奮,他自說自話,兩三句后仿佛明白過來,或者抓住某條線索,目光自然而然追索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抬頭,朝方笑云所在的地方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方笑云把眼一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并非不知道對方的強大,心里想要死就死好了,臨死總不能慫。而且對方的那一眼仿佛能穿透身體看穿靈魂,前世今生皆無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感覺讓他極不舒服,并有遏制不住的憤怒。當然怒也不敢動手,只好在語氣上壯壯聲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懸浮在空中的身影一聲輕笑,隨即點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想出這種辦法求生,算得上是天縱之才,可惜,到頭來終究無法逃脫傀儡之命,可惜,可悲,可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你個頭!”

        莫名其妙聽到這么多感慨,方笑云愈惱怒,不知為何還伴隨著極度厭憎感。于是他把危險拋在腦后,戳指喝罵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丫究竟是誰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  http://www.hznmsh.tw/book/2169/2794507.html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hznmsh.tw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yanqing.com
电子游艺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