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魔傀 > 第一八五章:滿城皆匪

第一八五章:滿城皆匪


        青山因大青山得名,青山縣城位于大青山腳下,縣衙就在山腳的一面斜坡。

        從外面看,縣衙方方正正像一座普通院落,一側靠近林子處搭著幾頂帳篷,里面支著幾張大鍋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涌到這里時正趕上施粥,災民們排隊等候,手里拿著碗、盆之類的器物,旁邊十數名士兵負責維持秩序,年輕的隊長齊武功拿著一本冊子,逐個核實災民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山為亂地,種族、身份極為復雜,縣衙里的戶籍也不全,當初剛開始施粥的時候鬧出很多亂子,劉縣令在于老鐵等人商議后決定,借此機會對災民身份做次統計,并把那些“常”鬧事的人甄別出來——相對而言,他們與山匪勾結的可能性較大,將來進行下一步工作時能夠縮小范圍。

        未雨綢繆,能看出劉縣令并非無能,以往工作做不好,因為手中實在無人,青山這種地方沒有駐軍,他甚至連保護自己的力量都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識別方法倒也簡單,每位災民首次領粥時報上身份信息,內容包括姓名、籍貫、住址、家庭成員以及面目基本特征等等幾項,縣衙內人口資料雖不完整,相關地址卻錯不了,登記下來之后交叉核對,還可以通過親屬、鄰居的指認辨別。這項工作最初做起來麻煩,進行到一定階段就變得簡單順暢,現在災民只需報上姓名,根據姓氏三兩下就能找到位置,對那些首次前來的人,先到旁邊由縣衙的老先生登記,完成后無需重新排隊,直接到前面領粥,如此安排耽擱不了多久,不會導致人心不滿。

        此過程進行兩月之久,多數人早已熟悉過程,新來者從相識相熟的人那里獲知規矩,也都老老實實進行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一個......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喧囂傳來時,齊武功正在叫號,抬頭只見幾股人流浩浩蕩蕩朝縣衙行來,有人披麻戴孝,有人背刀跨劍,哭聲、喊聲,各種稀奇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支隊伍徑直朝粥點而來,幾名壯漢抬著一具棺木,跟隨的男女哭聲凄慘,周圍是一張張憤怒的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粥中藏毒,大家小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還我丈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官匪勾結,殺人償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亂七八糟的狀況,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齊武功一時理不清頭緒,但他本能地感覺不對勁,揮手將軍士們叫在一起。正準備迎過去攔截,周圍撲通撲通接連倒下幾人,伴隨著碗盆摔爛的脆響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武功愕然回頭,幾名剛喝過粥的人七竅流血,各自在咽喉拼命撕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粥中有毒!”其中一人掙扎著大喊。聽了他的話,排隊或已領過粥的災民神色大變,目光驚疑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官府施粥又在粥中藏毒,這種荒謬的事情很難讓人相信,然而事實擺在眼前,誰也不敢拿自己的命去嘗試。到這時,周武功已經意識到有人故意搞事,才喝一句“休得胡說!去請醫師來......”過來的人當中沖出來幾名婦女老人,哭喊著撲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官,還我丈夫!”婦人悲憤大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還我侄兒......”老人涕淚橫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還我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人喊著叫著,轉眼間與軍士們糾纏到一起,周武功伸手試圖阻擋,才輕輕一帶,婦人的衣服撕裂半邊,尖叫聲越發刺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......狗官,你殺了我吧,我也不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婦人張牙舞爪,周武功一時手忙腳亂,其余軍士各自遇到這樣那樣的麻煩,無一人能脫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別......吼!”

        低吼著,周武功一拳打在婦人臉上,身體卻忽然失去力量,慢慢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殺人啦!狗官又在殺人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婦人的身體摔出去將大鍋撞翻,嚎哭的聲音驚天動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統領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把匕首插在他的小腹,旁邊軍士看到這一幕,眼睛頓時通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殺了他們!”

        軍士們紛紛拔刀,對面的人群中有人迎上來,叮叮當當兩三下交手,便有人血灑當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此刻,涌向縣衙的人群到了門前,其中有名白發蒼蒼的老人大聲控訴著什么,周圍群情激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誰是侯爺?方笑云謀害小王爺,是朝廷通緝的要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們都已脫離軍籍,根本不是大宇之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朝廷要犯領著幾百名脫籍軍卒,這說明什么,各位不明白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表面賑災,暗地里害死那么人,吳老六,是誰殺的他?就是他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著他們會成為亂匪,叛國之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糧食也被藏了,發給那些擁護他們的人!我等卻要喝這些藏了毒的稀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慢性毒物不會一次殺人,次數越多越危險,老朽吳六一,大家或許認識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亂成這樣,守門的軍士自然要攔截,沒等開口,老人用手指著他們,表情沉痛,聲淚俱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爾等既是大宇子民,又是軍人,怎么能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咻的一聲厲嘯,老人的聲音中斷,一支利箭射在其胸口,幾乎將他的身體穿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秒鐘的沉寂,大人的身體慢慢倒地,忽聽有人怒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和他們拼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為吳老報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搶糧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大喊著朝大門沖過去,區區幾名守衛沒法攔也攔不住,轉眼間被人流淹沒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發生極其突然而且迅速,當老鐵等人獲知消息趕來,縣衙周圍已成為戰場,同時有人四處放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到一頓飯功夫,青山城一片大亂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鐵蹄翻飛,大地顫動,四十三名血騎如一股紅色旋風,彌漫的殺氣驚擾到兩側的生靈,沿途經過的村寨雞飛狗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    穿山過谷,田野中采摘野菜的孩子看到這股洪流,膽子較大的紛紛驚呼,大人們個個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距離縣城五里處,拐過山坳,前方地勢開闊,抬頭看,巍峨的大青山如巨獸蟄伏,房舍樓臺在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股濃煙從城內各個地方升起,距離這么遠,喊殺的聲音清晰可辨,倘若不知道那里發生了什么,會誤以為戰爭尚未結束。

        五色祥云從后方追來,云端幾條肅殺身影,更遠些的地方,身材矮小的芒克人直接從山頭翻過,竟不比血騎慢多少,領著他們的阿吉與安古,地荒族貢嘎臨時擔當這支隊伍的首領,倒也得心應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拖在最后的是那支規模不算小的車隊,之前繳獲的絕大部分物質都在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帶人飛行是件很費力的事情,蘇小月帶著方笑云等人追上血騎,內心其實有些擔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怕這是調虎離山之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東西沒了可以再搶,人沒了一切皆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山危急,時機如此湊巧,方笑云知道此事蹊蹺。然而就像他自己說的,當前最重要的是保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日他姥姥......大手筆!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山城不大,這個距離在沒有干擾的情況下,他的靈識已能看到全城,并為所看到的情形暗自心驚。

        整座縣城都亂了,幾乎人人手持武器,每條道路都有障礙,甚至連女人、孩子都被卷入廝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們必須這樣做,不然無法自保。如此一來,想分辨誰是誰非、誰是民誰是匪,根本不可能。但有一條,并未發現修行者為禍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么點時間把一個十幾萬人的城市搞亂到這種程度,表明對手人手充足,且有高人坐鎮。其中戰斗最激烈的地方是縣衙,足足幾千人聚集在那里。方笑云將靈識探去,只知慘烈,卻無法看清具體狀況。問過蘇小月,連她都無法完全穿透。

        靈識轉到別處,能看到幾組巡邏的軍卒被或匪或民的人困在各個地方,有死有傷,沒有一處不是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正的力量尚未顯現。”蘇小月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......但他太貪心。”放笑云咬咬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僅想吃掉那三百人,還把主意打到我身上。”方笑云冷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說著的時候,五色祥云經過血騎的頭頂,方笑云低頭朝陸大壯喊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不知道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爺放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血騎前進的速度絲毫不減,陸大壯朝空中抱拳。方笑云隨即收回視線,請蘇小月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分出人手解救各處,便會給對手圍殺我方強者、包括我的機會。不救會有很大損失,起碼那些巡邏的人保不住。對方還可以選擇攻擊車隊,進退皆能自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稍頓,方笑云咬一咬牙,臉色慢慢平淡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縣衙那里死人最多也最快,人員最復雜,想快點解決問題只有大開殺戒,但那樣做會失民心......嘿嘿,好厲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讓我沒得選,只能上當。”方笑云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蘇小月知道他的怒火達到極致,卻沒法勸。這不是一場公平交鋒,對方藏身暗處,可以安安穩穩地算計一切,方笑云只能被動地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我的錯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祥云來到縣城上空,情況看得更加清楚。一路上,哭喊、嚎叫、狂笑與喝罵的聲音不絕于耳,一幕幕慘絕人寰的景象擺在面前,有幾次,大家親眼看到有懷抱嬰兒逃跑的女子被砍翻在地,有人拖著斷肢在血泊中爬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提刀追趕著的人,很難說是匪還是民。

        由城邊到縣衙,短短幾里路、片刻間,感覺像一輩子那么久。方笑云聽到身邊人人喘息粗壯,巨靈王幾次把目光投過來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停下動動手指就能阻止,然而方笑云只說了一個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縣衙終于到了,火光沖天,喊殺的聲音震耳欲聾,對著這種情況嗎,身邊的幾個人好似得到解放般長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策劃的人需要根據形勢變化指揮行動,不管他在哪里,總歸需要接收信息,發布命令。小月留在空中,費點心看能不能把他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蘇小月毫不猶豫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笑云哥,俺們做什么?”巨靈王急忙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用手一指那扇被擊破的大門,縱身一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門以內,非軍非官者,斬盡殺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  http://www.hznmsh.tw/book/2169/2376876.html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hznmsh.tw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yanqing.com
电子游艺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