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魔傀 > 第一五三章:分頭行動

第一五三章:分頭行動


        芒克人的日子比想象中更艱難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從進入山谷,不斷有事物加深這種印象,待與族長進行一番“親切友好”的交談,內心更為之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整座山谷的名字叫葫蘆谷,形狀像個長反掉的葫蘆,入口是葫蘆的嘴,連接著一處較大空間,接著又有個狹小的頸,內里是那處較小的地方。按照規劃,外層較大空間用來安置大部分普通族人,二層更加安全清凈,需要一定身份才有資格。

        隨著芒克族的衰退,人口不斷減少,上下之間的界限日趨模糊,去年的那場大雪,山上積雪不斷填入,里層因空間較小根本容納不了,積雪深處數丈。不得已,居住在那里的人只好搬到外面,現如今天氣雖已轉晴,山谷中被日光照射的時間不像外面那么長,很多地方仍有積雪,里層則干脆變成一座倒置的湖,上邊是水,下方是冰雪。

        雪災給芒克人帶來一定好處,比如大量干凈的水。葫蘆谷沒有河流經過,下雨時形成的溪流難以持久,以往芒克人主要依靠山上的幾眼活泉,因水量有限,每逢下雨時都會盡量多儲存一些。如今倒好,積雪是現成的水,估計能盡情地用上一段時間而不必考慮節省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喝水僅能解渴,糧食才是真正的難題。

        走進葫蘆谷的人,首先留意到的不是那些破舊木屋,而是周圍掛的一排排淡紫色菜葉。方笑云認識這種俗名大葉子的野菜,莖粗,易生長,生命力極強。吃起來味道微甜,卻經不起細嚼,因有一種內在的澀氣,嚼爛后那股氣味沖入腦海,讓人無法忍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農夫常用大葉子喂豬,不適合多吃。它有微弱毒性,少食可以幫助消化,吃過了毒性便會沉淀下來,最終危害到健康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去年戰爭結束時開始,大葉子逐漸成為芒克族的主食,至今已持續數月之就。

        難怪個個虛弱無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食物缺乏是預料之中的事,居住也很不易,大雪不僅將內層變成湖,外層木屋也被摧毀大半,雪災面前,身材矮小的芒克人無力建造新居,剩下的辦法就是:湊合加忍耐。好不容易等到天晴,積雪慢慢融化造成泥濘一直存在,重建工作任重而道遠。

        熬過這個冬季,芒克族減員三百余人,毫不夸張地講,現今已到生死關頭,每天都變得更加虛弱。山匪如若懂得一些戰略,會在他們最虛弱的時候出擊,將這里占據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在這種情況下,巡邊候從天而降,激戰過后宣布一系列承諾,和一頓飽飯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見面禮,也是化解矛盾的良方。原本在方笑云的計劃中,不會這么輕易拿出來糧食,縱然給也會有節制的給,然而當他在“歡迎盛宴”上看到面前盤子里的幾塊魚,內心莫名為之一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河灘上逃走的人剛剛帶回來的東西,除此外,芒克人拿不出別的肉食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怎么說也是近千人的部落,竟然窮到這個份兒上,注意到周圍芒克人的羨慕的眼神,方笑云心里暗罵這些家伙不可救藥,同時做出宣告。

        宴會就此結束,巡邊候賜食,今日所有人都能吃飽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玄甲軍一袋袋糧食放到空地,出乎方笑云意料,饑餓已久的芒克人沒有發瘋爭搶,也沒有激動到痛哭流涕,在幾位老者的帶領下,數百人一起匍匐到地,以無限虔誠的姿態朝五指山方向叩拜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怎么回事?方笑云一時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在感謝祖先。安古在一旁低聲解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應該感謝的是我。方笑云憤憤想著,內心為這頓飯感覺不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叩拜蠻神之后,幾名老者帶著族人從地上站起來,朝方笑云這邊深深一鞠躬。

        待遇相差極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感謝祖先把您帶到這里來,認為您是蠻神的使者。安古隨后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侯不稀罕。方笑云依然不怎么高興。

        令他的心情徹底改變的是,拜過先祖與使者后,歡呼與哭泣的聲音終于響起,幾百人聚合起來的聲浪,將谷內哀鴻遍野的悲郁氣息沖散,活力如波紋蕩漾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還差不多。方笑云暗自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批糧食很快發下去,芒克族八百七十二人,方笑云下令按照人頭分配,無論男女老幼或者傷殘,不分上下高低,每個人的量都均等。如此一來,那些有孩子的家庭無疑多占些好處......原本方笑云就是這個目的,如果不是有顧慮,他更愿意有針對性的分配。

        餓到極致,有糧等于懷璧,別看他們是同族,等拿了糧食回家,會是另外一番情形。方笑云才剛剛摸清這里的情況,可不想因為自己的舉動造成災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,炊煙在各處裊裊升起,谷物特有的香氣彌漫在空氣中,將幾乎所有人吸引到廚房,趁此機會,方笑云邀族長到各處巡視,童淵則纏住吉默,說有重要的事務商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侯不會在此常住,關于糧食和居住,有幾個想法說與你知道,可逐步嘗試。”方笑云語氣溫和,稱呼中卻有一股壓迫的味道,族長聽罷連連點頭,態度極為恭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的安排,我族定會認真執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安排,只是一些建議,試過才知道成不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谷中道路泥濘,反倒不如山坡更好走,春天的氣息畢竟來了,地面上隨處可見草葉嫩芽,松軟的土地,清新的氣息,令人心曠神怡,如果沒有那些大雪時垮掉的木屋殘骸,感覺會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山內缺地缺水,能種糧的地方太少,即便有地,時間也來不及。短期內只有兩條途徑:獵殺與交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這兩條都......”族長神色有些遲疑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困難直接講,不用顧慮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族長答應著。“去年大雪,連野獸都餓死了,要不就是被人吃掉,剩下的......實在不多。山匪橫行,我們不敢離開太遠,已有段時間不敢捕獵。至于交換,大災之后人人缺糧,芒克族縱能拿出些東西,外人要么不換,交換便會壓價到極致,幾近于搶。大人知道的,外人與我族......不是太和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說道:“交易的問題,本侯離開后便會著手解決,定會給你們一條安全又公平的途徑。另外,本侯剛剛說是獵殺,不是打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野獸少,山匪多,打獵既危險又沒效益,別做了。本侯說的獵殺分兩部分,第一部分是捉魚,第二部分是殺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殺......殺人?”族長的眼睛瞪大。“大人要我們做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扯淡,誰說只有山匪才能殺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說抓魚。來的時候我看到了,你們啊,空守寶地而不能用,笨到極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......”族長偷偷看他一眼,內心很不服氣。他暗想你一個侯爺指導我們抓魚,豈不荒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說工具,你們用的那叫什么?漁網,我看還不如用矛去刺。河灘是活水,河里的魚遠比池魚狡猾,你們用的網又那么小,抓到魚基本靠蒙。然而河有河的好處,魚和水一樣流動不止,數量無限。原本松江水流太急,兩岸陡峭,然而上天賜予你們一塊好地方,河灘那么大,水流平緩而且不深,為何不用氈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謂氈網?”族長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連氈網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......族長暗想我知道還問什么,早就用起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氈網就是......”方笑云用手比劃一下,“算了算了,回頭我叫人做一條出來,你自然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族長“呃”了聲,內心那所謂的捉魚神器愈發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況且抓魚不一定用網,有更簡單、更有效的法子,還可以把小魚養起來,留待缺糧的時候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養魚?”族長連連搖頭,“沒有池塘,平日連飲水都是問題,如何養得了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望著他,如同看著的是白癡。“那是你們太笨,現成的水源不知道用。稍遠點比如那塊河灘,土質松軟,挖個池塘能有多難?只要位置合適,用溝渠與松江相接,再放些魚餌水草在里面,接下來會怎樣,你不會還想不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族長頓時目瞪口呆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養魚是個概念性難題,難在思想不在于做,守著松江在眼前,只要想到去養,便有很多種法子能夠實現。公平地講,芒克人想不到養魚不僅因為在密林中傳承的生活習慣,還與周圍環境有關。松江距離葫蘆谷畢竟有段距離,世道紛亂,倘若他們當真那樣做,消息傳開,魚塘屬不屬于自己還要兩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近的地方也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接下去道:“剛才我看過,內谷地勢較低,積雪成湖,是災難也是機會。如今你們這么點人,干脆趁這個機會,花點功夫把內谷出水之地封死,將來雨水就可以儲存下來,讓這個湖一直保持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啊?

        聽了這番話,族長眼前一亮,情不自禁發出驚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辦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辦法是嗎,為何之前沒想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族長又一次沒了話說。

        活該方笑云顯擺。要知道,這里是大宇極南之地,很多芒克人一輩子都沒有見過雪,驟然遇到這樣的災害,心里只有因家園被毀的傷痛與怨氣,哪里會想到別的。以往下雨,雖也有積水成災的時候,但都很快排空,心思難以轉到封山為湖上去。偏偏這場大雪伴隨低溫,水泄之處皆被積雪封死,可以說,上天已經把這座湖擺在人的面前,想看不到都難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需要做的,不過時候將那些封死水路的冰雪用泥土代替,使之長久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座內湖將會帶來的巨大轉變,再笨的人也能領會,族長難以抑制住激動的心情,一躬到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之恩,芒克族永世不忘,縱然粉身碎骨,也要報答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微微一笑,說道:“我不要你們粉身碎骨,只要多殺幾個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啊?族長一愣,一驚,又一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殺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獵殺第二部分,殺人。包括山匪、外來的尋寶者,以及任何想侵占這塊地方的人,得到他們的東西,換來你們需要的糧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可是。芒克族想活下去,必須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次,方笑云不容許質疑,甚至不讓他有開口的機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本侯不光給你們殺人的權利,還有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同一時間,童淵朝吉默大聲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喂喂,別不知好歹。侯爺為何要你們打仗,還不是想幫助你們?用用你的腦子,不把山匪清掉,你們能安安穩穩地過日子?不把尋寶之人打怕,你們能夠清凈?芒克族在此居住不是一天兩天,為什么越來越衰退。到現在你們難道都不明白?不想改變這一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......正因為與外來者的爭斗消耗力量,我族方才落到今日之局面。再打下去,我族恐有滅族之禍啊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仗變弱,那是因為你們不中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淵用力揮手,豪氣干云。“有人打仗不但不會變弱,還越來越強。告訴你,幾天前侯爺只有一個人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個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意識到自己說漏嘴,童淵趕緊將話題拉回到眼前。“總之你想一想,山匪是不是必須清剿,尋寶者要不要限制。這樣,你說一句用不著別人擔心,本將立即稟報侯爺,我們掉頭就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除非吉默瘋了,這種話如何說得出口。就實際情況而言,山匪與尋寶者的確是芒克族的兩大威脅,不是不想解決,而是沒有那個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吉默隨即將這些告知童淵,進而試探性地問起,三邊既然是巡邊候封地,剿匪、保平安就是他的責任,是不是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沒等他說完,童淵直接蹦起來沖到吉默眼前,手指快要戳到他的鼻子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說一遍,再說一遍試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吉默目瞪口呆且不敢做聲,身旁的少年見此大為憤怒,待要挺身而出,對面阿吉、安古與幾名鐵甲戰士全都站起來,冷眼如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就是吉瞞,吉默的侄兒,芒克族唯一覺醒戰士。方笑云入谷后,他被釋放,休息一陣后回到吉默身邊,保護他的安危。

        天選戰士的實力毋庸置疑,然而吉瞞覺醒的時間不長,潛力尚未真正激發。另外,方笑云雖然下令將他釋放,那支綠色短箭、和巨靈王繳獲的弓卻都沒有交還。沒有它們,吉瞞的戰力僅剩一半都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的意思很明白,芒克族如能收服自然最好,做不成也不要緊,那一副弓箭足以彌補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無弓也無箭,對著眼前的這些家伙,少年縱有滿腔怒火也只能忍著。玄甲戰士倒也罷了,同為蠻族,彼此間似乎存在感應,阿吉與安古兩人給他的感覺極其危險,甚至還超過巨靈王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他誤會了,經過與阮養的烏龍事件后,巨靈王實力大幅提升,如今在方笑云麾下,名副其實的第一。正因為觸及道門,精氣內斂,氣息反而不如以往霸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這幫人在身后撐腰,童淵越發肆無忌憚,唾沫橫飛。“你的意思是,侯爺不僅幫芒克族擺脫賤族身份,還要供你們吃穿,安排地方住,再幫著剿匪,封地......我呸!你們是大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在下并非這個意思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說啊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我族虛弱已久,戰力微弱。之前因冒犯侯爺,僅有的戰士傷殘不少。剿匪之事,我族并非不想不愿,而是實在沒有力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沒有力量,好有道理的樣子。”童淵一邊說著,視線緩緩移開,臉上堆出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吉默忽然感覺不妙,沒等開口,童淵已伸出手,親熱地搭上吉瞞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聽說山匪每年都殺掉不少芒克人,小兄弟,你心里恨不恨他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當然。”這個問題還用問?吉瞞毫不猶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他人呢?是不是也像你一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想把山匪全都殺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。可是......”吉瞞的神情不那么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山匪人多,又狠又強,實力強大,還有修行者坐鎮。你們打不過他們,只能想不敢做,對不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吉瞞黯然低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如果有法子把你們的人個個都變強,你還怕不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寂寞試圖插嘴,童淵干脆樓著吉瞞,背對著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兄弟一定不信,這樣,你找幾個人出來,咱們現場示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別擔心,我能讓芒克戰士短期內增長實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圍每座木屋上都放有鳥籠,由籠子上沾的羽毛能夠知道,這是為了抓鳥而不是養。此外,山坡上挖了很多坑,約莫能放進去一只狗。

        途中經過其中一個,方笑云停下腳步,“這是陷阱吧,用來捉野獸?”

        因為之前殺人話題,族長心神不定,“......讓大人見笑了,正是為了捕捉野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探頭看了看。“不夠深,掩飾的蓋子也沒有,怎么抓得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族長苦笑回答道:“野獸早就抓不到了。這些坑大多數是孩子們挖的,深淺大小不一。挖的太多,蓋上難以記清,容易傷到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抓不著獵物,為何不把坑填起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萬一還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蓋子,有也抓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倒未必。”族長彎下腰,伸手從坑里撈一把土,“大人請看,這土泡過毒,野獸只要掉進去,翻騰起來就會中毒,跑不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么厲害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有些吃驚,學他抓起一撮土,放到鼻子邊聞聞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股淡淡的花香,吸入后腦子略有些昏沉,以他的修為尚且如此,制服野獸不在話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樣豈不危險?孩子們玩鬧時掉進去,同樣會中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無妨,我們配置的毒藥自己能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倒也是。”方笑云點頭,似乎不經意地問道:“以往你們抓野獸,以何物做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養有牲畜,血肉可以做餌......如今獵物與誘餌都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為童淵路上的那些話,方笑云有點害怕聽到“人肉為餌”,又忍不住不問。聽到族長這樣講,他的心情莫名一松,語氣隨之變得平淡、甚至輕柔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種毒,你們手里有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白天有事出去了,中午沒有更新,這里兩章合并一起。


  http://www.hznmsh.tw/book/2169/2314003.html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hznmsh.tw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yanqing.com
电子游艺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