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魔傀 > 第一一四章:反擊

第一一四章:反擊


        堅硬的地面迅速干裂、分解,變成三尺大小的沙地,疾風火蟒淬不及防,尾巴雖然插進去,身體依舊連連倒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急忙調整身形,車老板趁機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纏絲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燦燦的光芒突兀出現,眨眼間將疾風火蟒的身體曲起的部分纏住,車老板并未就此罷休,抬手又是一道纏絲術。

        初級法術對臨近三階的妖獸傷害極為有限,車老板索性也不攻擊,一心一意朝對手施展纏絲術。這方面他非常熟練,默發,速度快,連著七八道眨眼間完成,生生講疾風火蟒纏成一團金燦燦的球。

        趁此機會,車老板運轉修為講體內快要沸騰的氣息平復下來,活動活動被撞到麻木的雙臂。

        蓬的一聲,無數條金絲飛濺,疾風火蟒發出尖銳嘶鳴,冰冷的雙眼透出火一樣的紅。

        妖火加上兩次猛撲,對手竟然沒有喪命,以它不算太高的靈智無法理解這種狀況,但已被徹底激怒。它又一次張開大口,朝那個人、或者說那團火再噴一口妖焰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車老板搖搖晃晃站起來,皮膚漸漸承受不了灼燒,有些地方好似被太陽長久暴曬的地面,呈現出道道裂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的他,看起來竟然比剛才更加年輕,眉眼五官有細微變化,仿佛正在變成另外一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火蟒區分不了這些,看到妖火終于奏效,它忍著眩暈撲向對手,打算把他連同自己吐出的妖火一起吞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嗷!

        車老板舉起圓盾、咬著牙、低吼著,朝疾風火蟒沖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通!第六次撞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兩面圓盾緊固異常,且具有某些神妙效果,黑的那面有玄寒之氣,雖不強烈卻連綿不休,白的那面遇重擊時能夠吸收一部分力量反彈回去,火蟒每次撞上都覺得頭暈目眩,次數多了,神智都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持盾的人像個打不死的小強,每一輪攻擊,火蟒都覺得這人一定死透了,隨后驚訝的發現他又站起來,生龍活虎地投入戰斗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五個回合下來,戰斗狀況逐步反轉,車老板由被撞飛到后退,由后退到勉強能夠站住,頗有愈挫愈勇之勢。反之疾風火蟒噴吐的妖火顏色趨淡,體積變小,撞擊也不如之前那樣迅猛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經的妖獸萬榜,疾風火蟒的排名相當靠前,但它的攻擊其實很單一,噴火,撞擊,加撕咬。如有辦法解決這三項,便能有效遏制住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通常情況下,它只需一口妖火就能解決對手,加上力大無窮,速度奇快,讓人防不勝防。這種妖獸真正恐怖的地方出現在第三階,屆時它會進化出雙翅,快如閃電,飛行線路詭異多變,真正不負其排名。

        話說回來,第三階的它根本不會受制于綠衣男子,這場戰斗也不會發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隨著時間的推移,疾風火蟒本能地感到不妙,第七次撞擊,當它從頭暈腦脹的狀態中擺脫,愕然發現對方身上的火焰不知何時已經熄滅,渾身冒煙的樣子既凄慘又可怕,不僅如此,他終于能夠扛住撞擊,開始主動發起攻勢。

        車老板將黑色盾牌收回囊中,一個箭步沖到疾風火蟒面前,左手如鉤抓向七寸,右手高舉白色盾牌當成錘子砸向它的頭。火蟒看到這種情形不禁大喜,張開巨口朝對手的面門迎過去,同時甩尾鞭子一般纏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現在,靈智不高的火蟒將戰斗不利的原因歸結到那兩面圓盾身上,如果不是它們一直護著要害,對手早就應該斃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對手竟然蠢到敞開要害,機會焉能錯過。

        爆烈的嘶鳴聲中,它將僅剩的妖火噴向對手面門,大頭同時一擺,血盆大口撲向對手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時,最最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對妖火,車老板張開大口用力一吸,竟然將它直接吞到肚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啊?目睹此景的火蟒萬分意外又萬分驚喜,如果它是人,此刻必定歡呼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啊!吞掉妖火的車老板痛苦萬分,臉孔好似波浪起伏,顏色變幻不定。但在隨后,他的左手捉住錯愕之中的火蟒,高舉的盾牌狠狠砸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蓬!

        一次出手,雙重打擊,疾風火蟒尚未清醒,車老板捏住七寸將它慣向地面,盾牌再度砸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回它的頭顱幾乎被砸扁,身體本能地扭動著、死死纏住對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死亡纏繞,蛇類都會的一招,車老板的身體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,面孔火一樣紅。他咬著牙第三次舉起盾牌,豎起來之后邊緣如刀,連砸帶切,全力出擊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車老板的力量也很大,疾風火蟒的身體再硬也扛不住這樣的打擊,頭顱前半部分幾乎被砸斷,只剩少許皮筋與身體相連。

        致命打擊令疾風火蟒到了垂死邊緣,也將它的驕傲徹底擊垮,它的身體松弛下來,同時放出一股淡淡的波動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屬于妖獸與主人之間的溝通,車老板不知為何竟然發現到,通紅的雙眼中精芒一閃。

        嗷!

        一聲狂嘯,身體表面紅光大放,此前吸納的妖火竟然一股腦噴出,以車老板的身體為核心,畫出一個巨大的圓。

        遇到的一切化為灰燼,妖火圓環夾雜著無數石塊鐵條如潮水般卷向周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眾人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,慌忙各施手段抵抗妖火,一片驚呼與忙亂之中,卻看到車老板一手舉盾一手抓著疾風火蟒,身形一閃從包圍中脫離,大笑著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,手忙腳亂的四人目瞪口呆,忽然間,綠衣男子猛地想起來什么,神情變得凄厲且驚慌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你拼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遁光閃爍,他仿佛不要命似的追了出去,其他人無奈地彼此看看,趕緊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二次追逐,除了綠衣男子,其余三人不像之前那般踴躍,距離拉開不少。他們倒不用擔心追丟,因為大家都知道,綠衣男子有精魂附身于疾風火蟒,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。

        過了一陣,前后已差出一條街,精悍男子按捺不住心頭疑惑,壓低聲音開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鐘兄,童兄為何如此急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個......我猜想與他控制火蟒的方式有關。疾風火蟒有上古血脈,不是那么聽話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鐘兄的意思,童兄以精魂附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或許吧。御獸之道,鐘某并不精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也只有去過南蠻的人才懂得這些。對了,之前那人手里拿的可是陰陽盾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似隨意的問了一句,鐘秋的眼睛瞇起來,似乎早有預料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瞞章兄,鐘某只是匆匆一瞥,看不真切。只看外表,的確與傳聞中的樣子相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相仿,根本就是。”沉默寡言的老者破例開口,陰慘慘的聲音仿佛鬼哭,瘆人心魄。聽他這樣講,鐘秋與精悍男子再度色變,擔憂、又有些疑惑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為何只有一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家沒拿出來而已。”老者沒好氣兒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碰了釘子,兩人倒也不覺得惱怒。精悍男子遲疑的目光望著遠處,不禁有了一絲退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身懷重寶,莫非此人真的是誰刻意培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野修最忌諱與大勢力交惡,萬一此人......”鐘秋也有些遲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兩位想多了。”老者冷笑起來,神情極為不屑:“假如不露寶盾,老夫還懷疑他的身份,如今卻沒有那種擔憂。”“這是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剛才做的事情與死士何異?他能活下來,一多半是因為運氣,倘若我等沖到里面與疾風火蟒一起圍攻,他即便有寶盾護身,能逃得掉?”老者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番話很在理,疾風火蟒的妖火固然無物不燃,但它畢竟只有二階,以三人的手段還不至于怕到不敢接的地步。之所以錯過戰機,一方面存了省力的念頭,還與綠衣男子有關。屋內空間狹小,斗法當中顧不上太多,不管是傷了火蟒還是被妖火所傷都會帶來麻煩。后面發生的一切,不是事前能夠預料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繼續說道:“兩位想想,即使三宗四門,除極個別核心弟子,誰能擁有這類寶物?如果是核心弟子,又怎么會干出這種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前后對照,鐘秋與精悍男子為之恍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歐陽兄慧眼如炬,令我等茅塞頓開,只是,此人為何會有陰陽盾?剛才那火又是怎么回事,感覺好像是......疾風火蟒為其所用一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鐘秋一連提出兩個問題。老者嘿嘿一笑,飛掠中陰冷的目光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千世界無奇不有,此人為何擁有重寶,老夫解釋不了。老夫只能斷定一點,此人即便不是玄修,修為也在通玄之下,根本驅使不了陰陽盾,發揮不出真正威力。至于他能操縱妖火,多半是別的寶物作怪,先吸收,再一次放出來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的推斷與事實真相極為接近,精悍男子聽后,神情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歐陽兄的意思,此人既無背景,且身懷兩件重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兩件?或許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未置可否地微微一笑,“那把狼牙棒也可以算重寶,里面的那只寒蟾如果沒死,同樣可以算作奇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句話說出來,精悍男子眼前一亮,情不自禁舔舔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貪婪在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  http://www.hznmsh.tw/book/2169/2275995.html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hznmsh.tw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yanqing.com
电子游艺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