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魔傀 > 第五十四章:尺有短,蛤蟆有長。

第五十四章:尺有短,蛤蟆有長。


        幼年時獨自謀生,生活艱辛卻練出一手廚藝,尤其擅長炮制野味。三年行伍,方笑云時常在野外露宿,這門手藝進一步增長,漸至爐火純青之境。養傷期間,方笑云嫌棄這里的伙食清淡,親自動手做幾樣小菜犒勞自己,順帶邀請蘇小月與蘇箐過來,以此感謝她們的幫助。沒想到技驚四座,之后蘇小月過來的次數明顯增加,他因此得到一份兼職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帶來的珍珠雞是蒼云特產,不容易找到,捉起來更難。當然這是對普通人而言,秀女峰天才少女親自出馬,它們只好乖乖獻身。值得一提的是,修行者吸納天地元氣,對飲食的需求其實不像普通人那樣強,部分苦修者甚至常年不食,斷絕這方面的欲念;但也正因為如此,愛吃的人更追求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蘇小月是其中極品,生具道骨元胎,據說在娘肚子里就懂得挑食,出生七日斷奶吃飯,對美味歷來是來者不拒。然而在秀女峰,規矩森嚴,她需要把絕大部分時間投入修行,“吃”的念頭只能埋在心里。好不容易出來一趟,對美味的追求宛如脫韁野馬,放飛的籠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次淡了點,這回多加點料,放點辣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花雞不放辣。”方笑云斷然拒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為什么?”蘇小月好奇追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叫花子腸胃弱,吃辣容易拉稀,沒錢吃藥看病會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們又不是叫花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做菜如做人,得尊重原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喔。”蘇小月若有所思:“你怎么知道這些?是不是討過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止,我還是丐幫幫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邊順口胡謅,方笑云從阿吉手里接過來雞,選出不太肥膩的那只,斬去指甲切掉尾部,不忘奚落蠻族貢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叫你收拾就弄成這樣,蠻人都愛吃雞屁股?”

        帶有歧視的話,阿吉不僅不生氣,反而認真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巨靈王聽著眨眼:“雞屁股味道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山里窮,食物不能浪費。”阿吉老老實實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窮到這地步?”巨靈王看著被扔在地上的雞屁股,無法把它與“果腹”聯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深山之中不是有很多野獸?”蘇小月也覺得疑惑:“聽說蠻人個個擅長捕獵,正好天天吃野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山里不止有野獸,還有妖獸,大妖將周圍看成領地,人在它們眼里才是獵物。另外,蠻人可不像你們這樣法寶滿天飛,捕獵要拿命去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吉冷笑著,忽然意識到自己的身份,黯然低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們不會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么拽干啥。你說出了俺們不就懂了。”巨靈王很不客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說出來咱們就懂了。”蘇小月笑著說道。三個人當中,只有她很少對阿吉發脾氣,方笑云看了常常郁悶,這回卻站在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們確實不懂。蠻人雖然強悍,可他們依舊是普通人,食物主體是米糧。深山老林當中,這類東西比肉食更珍貴。呵呵,估計蠻人就是因為這個才受制于古越,被逼做奴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說著從乾坤袋內拿出食盒,打開后取出備好的料酒、鹽、蔥姜片,還有蠔油,均勻涂抹在雞的內外。接著又拿出來蝦仁、切好的肉丁、筍片、丁香冬菇和白糖,扮成餡料塞到珍珠雞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蘇小月在旁邊好奇看著,一邊指指點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么多東西我都要花時間才能辦齊,叫花子能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活學活用懂不懂。”方笑云頭也不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你懂。”蘇小月撅著嘴巴反擊。這時候的她才像十三歲的少女,神情單純,帶一點嬌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誰懂誰勞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嘀咕一句,把雞交給巨靈王,讓他催動元力快速腌制,同時要用寒氣把雞凍一下,他特別叮囑不能凍實、凍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的是入味、保鮮,別整成冰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弄壞要你賠!”蘇小月氣勢洶洶。

        巨靈王愁眉苦臉地托著珍珠雞,緊張的樣子仿佛煉器。這邊方笑云準備好荷葉、馬蓮草,取鍋燒水,燙好之后瀝干待用。做完后,他從乾坤袋里拿出來一個瓶子,從中倒出一點黃色泥巴狀的東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燧泥?”蘇小月一眼認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“嗯”了聲,默運元力送入其中,奇妙的一幕隨之出現,那一點燧泥快速膨脹,不一會兒變成拳頭大小。旁邊蘇小月看到這里,神色有些吃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用它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燒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燒雞!”巨靈王險些把雞丟到地上。“笑云哥,這些燧泥買一千只雞、不,一萬只雞都夠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燧泥是珍貴的煉器輔材,有它才能準確把握火力與火候。為燒一只雞,方笑云用它代替泥巴,非暴殄天物不能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叫什么叫!小心點!”

        回頭狠狠瞪巨靈王一眼,方笑云小心翼翼地把瓶子蓋實收好,轉身繼續搗騰別的材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只雞夠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蘇小月都禁不住為之感慨:“看不出來你居然有這種氣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屁的氣魄。”方笑云咧開嘴,表情復雜,眼神幽遠。“這叫今早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來明日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,會作詩耶!”蘇小月愈發驚奇,默默體會其中意思。“雖然頹廢,但也不失灑脫豪邁,得看由誰念。對了,這詩你作的,我怎么沒看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你看過所有詩詞一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從巨靈王手中拿回珍珠雞,打量一番,用備好的豬油將其裹緊,隨后取來荷葉用馬蓮草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說全部。”蘇小月揚起小臉,“前朝歷代流傳下來的詩詞,我記住三萬八千四百八十二首。不信你來考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沒聽過這句?”方笑云有點心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問你出自何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處......”方笑云用手指指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你寫的?”蘇小月故意做出吃驚的樣子,片刻后放聲大笑。“別騙我了,就憑你......干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手里莫名多出來一團泥巴,蘇小月楞了一會兒才認出來那是被燧泥包好的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烤。”方笑云簡單吩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來烤?要你做什么?”蘇小月怒氣沖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來就我來。”方笑云輕輕一搓,紅色精靈在指尖跳躍,仿佛在召喚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只雞落到方笑云手里,大家有灰吃就不錯,哪能機會品味叫花風情。反應過來的蘇小月趕緊搶回去,一邊叫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用柴火嗎?叫花子難道都能修行?他們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朝她豎起兩根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啥意思?”蘇小月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用柴生火,兩個時辰才能入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么久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蘇小月默默咽著口水,表情無助又無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別怕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語氣溫柔,如同人販子誘拐無知少女時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來來來,小姑娘,我會好好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四名修行者齊心合力,叫花與白斬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邊是皮色金黃,脆而不焦;一邊肉白膚嫩,原汁原味。分別咬一口,這邊是酣暢,那邊是清爽,輕輕嚼上兩下,雞肉仿佛融化在口中,等咽到肚子里,途中每個味蕾都被激活,香氣似能滲到骨頭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旁邊還有幾盤小菜,各有各的特色,味道自然同樣不差。然而它們吸引不了巨靈王的目光,只見他兩只手各拿一雙筷子,左右兼顧,竟然都靈活自如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還因為蘇小月在場,沒有她,這貨勢必用手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吃!太好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恨己只有一張嘴,巨靈王一邊拼命朝嘴里塞,一邊兇狠的眼神緊盯阿吉。蠻人貢嘎外表老實,做事也本分,吃飯時終于露出本色。拖著沉重的鐵鏈,他不僅取菜不比巨靈王慢,而且囫圇吞棗,肉塊到口中幾乎看不出咀嚼的動作,連皮帶骨一股腦下肚。

        和這兩個家伙一塊兒吃飯,蘇小月比任何時候都更像仙女,結果就是,她還沒來得及仔細品味,一只盤子已經見底。眼瞅著兩個土匪都把筷子指向另外那個盤子,蘇小月偷偷拿眼神朝方笑云示意。然而方笑云根本不朝她這邊瞧,老神在在一顆一顆夾著碟子里的花生,喝著小酒,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會做的是爺!

        蘇小月才暗暗嘀咕兩句,盤子里的肉不斷減少,終于無法再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?”阿吉茫然抬頭,嘴巴動動,筷子伸到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飽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還沒有。”阿吉從來不說謊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山不止有樹,還有雞。”蘇小月輕柔的聲音如劍似火。“以你的身手,應該能抓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阿吉有些擔憂:“怕耽誤時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晚點回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......”阿吉憂心忡忡說著,邊用筷子夾住一塊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突然大喝,震得屋子都動蕩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吉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  http://www.hznmsh.tw/book/2169/2101835.html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hznmsh.tw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yanqing.com
电子游艺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