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魔傀 > 第三十二章:巨靈狂刀

第三十二章:巨靈狂刀


        大千世界無奇不有,什么樣的人都可能出現,很多強者聞名遐邇,但卻很少有人的名氣大過巨靈王。巨靈刀出現,深山里的蠻人都能一眼將其認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因一方面在于這把大號的刀,更在于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巨靈王姓王名巨靈,因這把刀,人們把他的名字反過來念。其人拖著刀行走天下,做過不少出名事,最為人熟知的一件,他曾北上極寒之地,要憑手中長刀斬盡魔物,完全圣祖未盡之大業。

        生出這種想法的人,要么實力天下無雙,要么腦子有病,巨靈王顯然不屬于前者,因此被很多人嘲笑。但他不為所動,一個人去了劍門關,在那里,他遇到大宇六大神將之一的鐵中英。聞知其志后,中英神將不忍心看他白白送死,便告訴他消滅魔物不是一個人能做的事情,除非打贏自己,否則不放其出關。

        漠北鐵刀傳承數百年,素有刀劈天下之名,中英神將天資卓絕,被看成鐵氏第一人,面對這位刀道大家,巨靈王毫不畏懼,結果自然是灰頭灰臉,連敗十八場。

        連輸這么多次,巨靈王每回都覺得自己差一點點就能獲勝,他不甘心這樣放棄,戰罷索性留在劍門關總結戰斗,靜悟刀道,等覺得自己準備好了,便又去挑戰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有了第二次失敗,接著是第三次,第四次......隨著失敗次數的增加,巨靈王總結體會的時間越來越長,開始一兩天,三五天,七八天,到后來的半月、數月。在此期間,中英神將不僅沒有為難他,還安排人暗中守護,不讓閑雜人等影響其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第十八次被擊敗,巨靈王足足靜坐半年,才又去找中英神將。正當中英神將準備應戰,他卻搖了搖頭,說出三句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俺知道你在教我刀法,可是俺不能拜你為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沒打算收你做徒弟。”中英神將有些失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俺跟你學刀,學一輩子也打不贏,俺要想別的辦法,練好了再來找你算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隨時歡迎你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敗你之后,俺還要北上,在那之前,俺會為你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聽了這番話,四周將領紛紛嘲笑巨靈王不自量力,中英神將本人卻不這么看,很認真地問他想為自己做什么樣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讓做什么,俺就做什么。”巨靈王堅定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句話給巨靈王增添很多人格光輝,否則他不會像現在這樣出名。中英神將并不在乎巨靈王的承諾,但為他的決心感到欣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有那一天,本將親自為你把酒踐行,再送你一把寶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刀挺好,不用換。”巨靈王很不高興,為自己的刀叫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還不夠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英神將強行收走巨靈王的大刀,加工一番后再還給他。巨靈王隨即離開劍門返回中原,之后幾年一度消失得無影無蹤。民間對此有種種傳說,有人說他拜得名師入山修行,有的說他找人比斗不幸身亡,還有的說他練刀走火入魔,已經變成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時間長了,傳說漸漸淡去,巨靈王快要成為人們記憶中的談資。誰都沒想到他怎么從極北跑到最南,并在這里出現。巴郎更是做夢也沒想到,自己追蹤的竟然是這個難纏的怪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巴郎不知道,此時此刻有人比他更驚訝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巨靈王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十米外,方笑云悄悄從水里探出頭,身上全是冷汗。與追蹤而來的蠻人一樣,他并不知道有人藏在此處,如果不是巴郎揭破,至今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震驚與后怕很快被刀光驅散,方笑云和其他人一樣,眼前、心內只剩下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好霸道的刀!

        無論誰與巨靈王交手,都會生出這樣的念頭。刀鋒自蘆葦叢中出現,斬碎的秸稈、草葉混合著泥水飛到空中,隨同刀勢如一面扇形的墻,飛射的雜物橫掃四周,萬箭齊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都掩蓋不了長刀風采,刀光起時,巴郎的世界一分為二;刀光尚未臨頭,他心里生出被撕裂的感覺。

        嗷!

        沒有時間考慮前因后果,暴喝聲中,巴郎的雙眼涂上一層鮮紅的顏色,身體似充氣般放大。短短一次呼吸的功夫,他身上多余的衣料就被暴跳的肌肉崩裂,只剩下一塊豹皮繃在腰間,露出來的部位,很多地方長出粗壯的黑毛。

        瞬間狂化!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相信蠻人帶有妖獸血統,狂化的巴郎是明證,他現在的樣子活像深山里的野人,看成野獸也無妨。

        通過由老神仙那里得到的信息與經驗對比,方笑云知道這個蠻人的狂化比之前遇到的關頭領更高級,實力增長的幅度更大。假如巴郎昨天這樣做,方笑云多半要動用底牌,調動蠻兵的意圖可能暴露。

        實力強意味著身份重要,誘敵遇到這種人,既是好事也是壞事,方笑云不禁要反思,是否高估了自己的實力?

        狂化之后,巴郎舉起彎刀,硬扛那無可匹敵的一刀。看到如此奮不顧身的一幕,方笑云躲在遠處一個勁兒撇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狂化的弊端就是腦子不好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結果不出方笑云所料,經過“高級”狂化的蠻族勇士依舊斗不過巨靈,巴郎手中的彎刀比普通蠻人的武器大出兩號,然而和那把兇器對比,如同豆芽菜般可憐。

        嚓!

        乍一聽就像割草時的聲音,彎刀兩斷,恐怖的力量撲壓下來,生生將巴郎強壯的身體砸入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刀繼續砍!

        現在的巴郎想躲也躲不了,眼看與彎刀同樣下場。

        嗷!

        巴郎出野獸般的長嗥,身體再次異變。這次他的五官錯位,臉歪嘴斜,眼里的紅芒卻慢慢褪去,神智漸漸回復清明。與之形成鮮明對比,他全身肌肉隆起的程度更加狂暴,一些地方的皮膚被生生崩裂,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    表面看到的不是全部,身體的內部構造也在變動,隔這么遠,方笑云聽到爆豆般的聲響。

        巴郎就像一頭地獄的惡鬼,掙扎著、快要鉆出泥土。

        遠遠望著這一切,方笑云心頭狂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次狂化?不會吧!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狂化還是別的什么,需要一點時間才能達到最強,頭頂那把刀不允許其生,巴郎變身尚在中途,四周蠻人呼喝剛起,刀光已臨頭頂。

        巴郎狂喝一聲,舉起壯如人腿的雙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擋住嗎?”感覺像是由自己接那一刀,方笑云忘記立場,心情無比緊張。

        耳邊聽到蓬!的一聲,長刀劈斷蠻人左臂,爆射的鮮血并未走遠,而是在瞬間凝聚成圓環,釋放出朝陽般的光輝。

        血魔法!

        意外連著生,震驚一個接一個,方笑云嘆息著好似呻吟,不知道該說什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血魔法原本專指魔族,是帶有鄙意的叫法,其含義包括三個方面,血為血統,魔為魔物,法為神通,也指修行。出于對魔的厭憎和恐懼,人們把一切借血液施展的神通統稱為血魔法,將其視為另類。

        必須提到一點,蠻族或許兇殘邪惡,但與魔族并無關聯,所謂血魔法,或許是他們具有獸祖的另一個佐證。很多妖獸受傷流血之后實力反而增加,原因即在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刀繼續砍!

        巴郎用鮮血凝聚出的圓環阻擋不了巨靈長刀,只令其生偏斜。

        帶著半截手臂和一大塊肉,長刀貼著巴郎的頭顱掠過。

        遭到重創的蠻人轟然倒地,落勢長刀切出大片泥水,姿態如素女摘花般輕柔,再如燕子般飛到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用極其靈便精確的動作尋找軌跡,畫出一個極盡狂暴的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當局者神智為刀勢所奪,感受不到其中精巧,唯獨方笑云看得清楚,內心震撼無比。再他看來,巨靈王這把長刀用出繡花針般的效果,兩種截然相反的風格糅合一體,幾近完美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這時......其實沒有多少時間,周圍蠻兵終于做出反應,兩人沖上去幫助巴郎,其余人大喊著撲向同一個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為貢嘎報仇!”

        貢嘎?方笑云在遠處心里一驚,馬上意識到接下來會有大麻煩,自己應該及時溜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貢嘎是蠻族特有的稱謂,大致相當于族長接班人之類的角色。巴郎如果被巨靈王砍死,地荒族非瘋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時候,方笑云嗅到一股氣息,猶豫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戰場之上瞬息萬變,巨靈王甩開長刀如同一座刀山,三名沖在最前頭的蠻兵直接被腰斬,連阻礙刀勢都做不到。殘尸與鮮血是活生生的警告,其余蠻兵無論心里多么痛恨焦急,也不得不暫避鋒芒。

        狂風有時,黑幕漸開,之前被刀芒掩蓋的巨靈王終于現身,身高竟然不足五尺,肩寬過一米,厚度差不多有兩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僅身材出眾,揮刀時,巨靈王不像別人那樣大喊猛喝,自始至終沉默著,像塊不出聲的石頭。所有人都能感覺到,這塊石頭就是圓心,是刀山的核與魂。

        長刀有魂且有志,固執地砍向巴郎的頭顱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  http://www.hznmsh.tw/book/2169/1989440.html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hznmsh.tw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yanqing.com
电子游艺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