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魔傀 > 第二十三章:姑蘇家的女人

第二十三章:姑蘇家的女人


        圣祖開國之前,神州大地諸侯并起,戰火燎原,無論前朝王候還是草莽英雄,又或者來自域外的異族,都想方設法招攬宗門弟子。那時候三宗之間存在競爭,都有獨霸神州的念頭,客觀上推動戰禍更加兇猛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宗唯一一次聯手,是在圣祖的召集下揮師極北,驅逐魔孽。完結之后,三宗各自封閉山門,休養生息。直到今天,除派人到各地尋找有慧根的弟子,很少在世人面前公開現身。

        關于這件事還有一個說法,圣祖召集三宗不止為了驅魔,還有更深的謀劃。完成壯舉后,圣祖趁機與三位宗主約定,三宗為世外之地,應潛行修行問道于天,不可涉足凡俗事務,尤其不能興風作浪,干涉王朝更迭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顯然是為了軒轅王朝的長遠考慮,真假不得而知,但若真想制約三宗,僅僅一個誓約顯然不夠。為此,圣祖一方面恢復國力,同時著手扶持宗族。

        漢中唐門,京都赫連,漠北鐵刀,姑蘇江南,幾大宗族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慢慢展出來,合成為四門。其中唐門有唐老太爺坐鎮,一人抵得上一宗一派。赫連立足京都,是圣祖皇后之母系。漠北鐵刀之祖為圣祖麾下第一猛將,鐵氏家族世世代代鎮守漠北,已成為人們心中的國門。此三大宗族,加上江南的姑蘇,四足并立,被看成歷代軒轅皇帝的忠誠護衛,大宇王朝立國之基石。

        提到姑蘇,它是一個很特別的宗族。先,蘇氏最有名的不是強大,而是富。很早以前,蘇氏門下一個修行者都沒有,就已經是大富之家,一代代經營到現在,姑蘇已成為財富的象征,只有富可敵國這個詞才能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成為頂級宗族,光有錢遠遠不夠,蘇氏歷代先祖都迫切希望族內誕生出有修行天賦的子弟,并為此想了很多辦法。最終,蘇氏憑借充足的財力做到這點,方法是取修行者為妻。

        修行者大多瞧不起普通人,更別說被看作修行正統的修行者。蘇氏先祖很清楚這點,只敢把目標放在那些資質尋常、修為一般的人,可是偏偏就有這么一位不走尋常路的女修,天資出眾,享有盛名,并且愿意接納蘇氏血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就是現在的蘇氏老太君,年輕時曾獲圣祖贊譽,被很多人看做有望沖擊圣境的天才。誰都沒想到,這位擁有光明未來的修行者會嫁入蘇家,由此催生一個與唐、鐵、赫連并列的強大宗族。

        憑借近乎無限的財力做支撐,蘇氏與凡俗世界的融合程度最高,人口規模也最為龐大。在沒有修行子弟出現時,其觸角就已遍布神州,人脈寬廣,如今更是網絡天下。隨便去到哪里、從事何種行業,總能遇到蘇氏、或與之緊密相關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這些,蘇氏還有一大特色,歷代子弟中能夠修行的人,女的總是更優秀。對這種陰盛陽衰的現象,不壞好意者認為根源在老太君,甚至說這是某種秘術的結果,目的是把蘇氏逐步侵吞,換成別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因為這類傳言,老太君訂立一條很特別的家規,凡能修行的蘇氏女子,只招婿,不外嫁。這里的修行并不僅限于修行者,還包括體修,符師等等,但凡沾點邊,就只能把夫婿領進門,生的孩子也姓蘇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做的結果,蘇氏有修行天賦的子弟以雙倍度增加,以往它只能排在四門的末尾,如今已然坐三望二。這還只是修行方面,若在凡俗方面對比,無論寬度還是深度,蘇氏早已穩居次席,一步步朝頭把交椅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姑蘇,蘇氏,唉!

        隨隨便便救個人竟然出自姑蘇,方笑云回想遇到蘇箐后的種種放肆舉動,還有那些自以為巧妙的伎倆,簡直和找死差不多。仔細想這又很合理,女性身份意味著蘇箐在族中的地位更高,難怪會‘乾坤袋多的是’。要怪只能怪自己愚笨,沒能提早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認真說起來,方笑云畢竟救過蘇箐,對其出生頂多震驚,但不至于害怕。真正的麻煩是蘇箐現在做的事情,以及拖自己下水的念頭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箐要嚇住余大年,僅憑軍使的身份肯定不夠,至于修為,她才不過通竅,如何能壓服一位州級守軍將領。要知道,余大年可能以虎威將軍為靠山,虎威將軍的本姓是赫連,而赫連是......名副其實的大宇第一宗族!

        還有一點關鍵,圣祖以武立國,最忌修行者干預軍政乃至朝政,為此不惜盟誓三宗,把曾經作為神州實際主宰的三大宗門逼退到世外,圣祖之后,歷代皇帝也都很重視這點,四大宗族雖為制衡三宗而生,但如果他們做這類事情,后果同樣嚴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剛剛蘇箐自己說了,她以蘇氏之名做到這點。問題在于方笑云知道蘇箐的所做所為是其一個人的主張,將來結果好,蘇氏定會給予其褒獎,反之,也有可能將其放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宗族舍棄一兩個子弟,這種事情一點都不新鮮。蘇箐不知道是否清楚這點,但她為了宗族、也為了自己奮斗,有理由承擔風險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呢?

        跟著蘇箐一塊兒瞎攪和,結局會怎樣?

        想想赫連、蘇氏這些名字包藏的含義,可能牽扯的內情,方笑云膽戰心驚。他覺得自己正走在一條鋼絲線上,左邊是刀山右邊是火海,前方是地獄后面是追兵,上方還有雷鳴閃電。

        趕緊撤吧!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蘇姑娘建功立業,大功將成。我還有事,走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說完掉頭就走,驚慌失措的樣子,仿佛正被十七八個蠻巫追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什么?站住!”蘇箐大喝一聲。“你又想逃跑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無法理解方笑云的所作所為,眼下這幅樣子與其之前的大膽放肆相比,儼然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事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停下腳步,視線對著遠方。“剛剛你說過,我已完成約定,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蘇箐怒沖沖走過來,盯著方笑云的眼睛問:“你是不是害怕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無奈點頭,老老實實說出內心想法。“四大宗族之間有什么事,我這個小兵沒資格參與。蘇姑娘,蘇前輩,這一路咱們配合默契,相敬如賓,雖然偶爾拌嘴,總體來說處的不錯,你就放過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求饒很丟臉,尤其對象是個年輕姑娘,方笑云一邊說一邊在心里大贊自己能屈能伸,把一個膽小怕事的逃兵形象演繹得活靈活現。

        遺憾的是蘇箐并未因此心軟,相反因為憤怒滿臉通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相敬如賓......你想死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瞧我這嘴。”方笑云反應過來,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作為一名合格的老兵痞,有些習慣根深蒂固,有些話張口就來,談不上故意,也用不著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沒別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別的意思?呵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蘇箐望著他冷笑,目光與屠夫在豬身上尋找下刀位置時相仿,就在方笑云準備破罐子破摔的時,她斂了表情,語氣變得清淡而且平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他們保證過,你有辦法扭轉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啊?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目瞪口呆,暗想女人果然心腸歹毒,殺人不見血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有句話叫懷璧其罪,這里的“壁”不一定非要是寶物,也可以是辦法、謀略、情報,總之越是珍貴,便意味著懷有它的人越危險。

        對當前的蒼云守軍、以及余大年來說,扭轉戰局的辦法就是那塊“壁”,價值連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迎著方笑云仿佛要殺人的目光,蘇箐罕見溫柔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詭計多端,心里一定有計較。好好想個法子,就當是幫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美人計,紅粉窟,方笑云暗想你是夸我還是損我,聽著真別扭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箐現他猶豫,又道:“蘇家名聲在外,不放過仇家,更不會對不起朋友。你幫我,我以老祖宗的名義保證,絕不讓你吃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祖宗就是老太君,蘇氏子弟心里,她老人家的地位高于皇帝。聽到蘇箐把她抬出來,方笑云知道這是給自己戴高帽、送臺階,再不識相,怕是真的無法挽回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到一個朋友,將來多出很多敵人。不要這個朋友,所有人都會成為敵人。左思右想,方笑云心中暗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個辦法可以試試。做與不做,你自己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辦法?”蘇箐眼前一亮,臉上露出‘我果然沒看錯’的得意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笑云覺得那是惡魔的面孔,索性扭轉頭不看。“余大年的話沒錯,蒼云守軍無力再戰,西南大營暫時指望不上。”頓了片刻,他說道:“只有找虎威將軍幫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蘇箐表情凝固,火焰在眼底聚集,好在方笑云及時補充,才沒有引來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人幫忙有兩種方式,一種是請,一種是逼。我說的是后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個逼法?”蘇箐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禍水東引,借刀殺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想講也講了,不想參與也已經參與,方笑云拋開雜念,回復潑皮本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讓他看不成熱鬧,沒地方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  http://www.hznmsh.tw/book/2169/1963143.html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hznmsh.tw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yanqing.com
电子游艺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