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氪命玩家 > 第十四章 內訌的青龍幫

第十四章 內訌的青龍幫
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詫異,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,居然是高河的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心中早有猜測,但得知這個消息,還是忍不住嘀咕。看樣子好像不難相處,就是不知道是裝的,還是真的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擺擺手,沒好氣道:“不好意思,我不喜歡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有意思,太有意思了!”高俊義大笑,把桌子拍得砰砰響。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你莫不是個撒子?

        笑點這么低的嗎?

        “來,男人就該喝酒,喝什么茶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二話不說,抓起酒壇子,直接給陳景樂倒上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無語,不過還是沒拒絕對方好意,看著杯中略粘稠的桂花釀,捧起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啤酒白酒都不一樣,卻別有一番風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爽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豎起大拇指贊道,又期待問:“怎么樣,這酒夠喉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揚州城里,他最喜歡的,就是這家客棧的桂花釀。

        甘厚醇綿,回味無窮。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搖頭:“一般般,甘醇有余,烈勁不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桂花釀頂多也就十來度,跟啤酒差不多,不過啤酒微苦,這個微甜,截然不同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后勁不小,喝多也容易醉。

        古代的酒水度數都很低,也就蒸餾燒酒有4、5o度,但是制作太過艱難奢侈,多是十來度的普通酒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也不生氣,笑著問:“聽你的口氣,好像喝過比這還好的酒?不是我說,這桂花釀在揚州城內,也算一等一的好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撇撇嘴:“在我老家那邊,盛產各種酒類,大把比這烈得多的,若是有機會請你喝個夠!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茅臺、五糧液、瀘州老窖,哪個不秒殺他這桂花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他是沒機會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說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眼睛一亮,又是用力拍下桌面:“以后有好酒,記得給我捎上一壇!我出大價錢!”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不以為意:“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本通過后,還有沒有機會再見都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,倒也還算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啃完剩下半只燒雞,將最后一碗酒喝光,高俊義起身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臨走時跟陳景樂說:“過兩天我爺爺六十大壽,到時你要是有興趣,可以來湊湊熱鬧。沒有請柬沒關系,直接報我高俊義的名字就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點頭:“行,我記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旁邊那桌幾個糙漢子望過來,一臉羨慕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夠和青龍幫少幫主搭上關系,這家伙真心走了茍屎運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覬覦那把精美橫刀的心思,也熄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知道高俊義到時會不會幫這家伙出頭,高家向來以豪氣仗義揚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記得啊,你欠我一頓酒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臉色微醺,卻還記得剛才的話,生怕陳景樂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望著離開的高俊義,陳景樂笑著搖頭,小酒鬼一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半夜,陳景樂被一連串的喊殺聲和兵器碰撞聲吵醒,下意識握緊身旁的橫刀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窗戶旁微微打開一絲縫隙,只見遠處的青龍幫駐地火光沖天,喊殺聲傳出很遠。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皺眉:“看來青龍幫內訌開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這會兒,副本劇情才算正式開始。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摸摸下巴:“話說,這么大陣仗,那林飛揚就不怕有和高河關系好的,人事后找他算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還是說,他有什么后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惜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偌大的喊大喊殺聲,估計很多人都聽到了,但是沒幾個敢開門開窗看的,生怕惹麻煩上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時,“篤篤”兩聲,忽然有人敲門。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警惕低喝:“誰?”

        門外面沒人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陳景樂按捺不住,準備持刀開門時,門外傳來一道微弱聲音:“是我,高俊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?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在這?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眉頭一皺,不敢放松警惕,拔出橫刀,挑開客房門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進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真是高俊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進門就反手將門鎖住,輕咳兩聲,精神有些萎靡。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明知故問,驚詫道:“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卻沒有第一時間收起刀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咬牙切齒:“原本今晚大家聚在一起,商量明天的壽宴布置,以及安排接待前來觀禮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結果林飛揚背叛了我爺爺,在酒水里面下了藥!除了他自己的人以外,其他人都中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因為下午喝了不少酒,沒有多喝,才勉強逃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沉默半晌,他看向陳景樂,苦笑道:“我知道林飛揚肯定在我朋友家路上設了埋伏,所以我只能跑到客棧來。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手抱長刀,眼神玩味:“我們才見過一面,你就這么相信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聞言一窒,支支吾吾答不上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淡然一笑,沒有追問,而是問:“你受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見他那身華貴衣服多有破損,不少地方滲出鮮血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搖搖頭:“皮肉傷而已,不礙事的,不過我爺爺落在了林飛揚手里,我必須救我爺爺出來!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坐下,陳景樂先給他倒杯水,看他的樣子,能逃到這里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接過道聲謝謝,猶豫半秒,一口飲盡,又自己添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說說現在什么情況吧。”陳景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嘆氣:“不少人都被林飛揚那廝收買了,一些我爺爺的忠心下屬則被他一起抓了起來。不服的他就直接大開殺戒,現在剩下的多是一些墻頭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當時的局勢太亂了,不過我敢肯定,除了我以外,還有其他人逃了出來的。我得想辦法聯系上他們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叛徒必須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眼中滿是仇恨,想起慘死在林飛揚刀下的幫派弟兄。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轉移話題:“你知道你們幫派地牢在哪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個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俊義眼神疑惑,忽然臉色一變,急切問:“你的意思是,他們可能把我爺爺關在地牢里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還不算太笨。

        陳景樂哂笑: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飛揚既然沒有當初將你爺爺殺掉,而是選擇擒拿,那就說明你爺爺的命對他來說還有用,至少暫時不會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地牢無疑是關押眾人的最佳地方,估計防守力量也不會弱,畢竟都是重要人物,特別是你爺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過,要是好好合計一番,還是有機會的。”


  http://www.hznmsh.tw/book/2056/1912347.html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hznmsh.tw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yanqing.com
电子游艺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