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我的大明新帝國 > 第一一五章 二狗子(求訂閱,求保底月票)

第一一五章 二狗子(求訂閱,求保底月票)


  天色將明,應天府卻已經開始熱鬧了起來。一輛輛騾馬車在大街小巷穿行,這些都是忙著收集葉香的販卒。

  他們將這些收集起來的夜香裝進大桶,滿一桶之后,就覆蓋上草木灰,加上蓋,然后運到城外,賣給種地的農戶。

  而那些做生意的小販,也開始一天的準備工作,或是挑著擔子,或是推著獨輪車,拉著家什準備去官府指定的位置擺攤。

  一座普通的四合院里,住著兩戶普通的人家。這是兩兄弟,老大家男人在酒樓幫廚,女人是這一片街區遠近聞名的媒婆。

  老二家男人在牙行當經紀,女人在家織布做些繡活貼補家用。還活著的老婆子跟著小兒子一起生活,她身體也還好,能幫著兒媳婦織布抽絲,所以婆媳關系相處也還好。

  老頭子留下了這個二進小院,老大繼承了主屋和后廂房,老二分了東西廂房,南面的倒座房兩兄弟平分。

  因為兩家的幾個孩子還小,房子還有多余的,所以兩家將房子又騰出來幾間典了出去,租給了三家來應天府做小生意的。每個月扣了衙門的過手,還能掙下一筆房租。

  如今民生安定,糧價不高,房價也不高。但是這戶家慈子孝,兄弟妯娌之間關系也還好,所以日子過的紅紅火火。

  老婆子一早起來,收了自家的夜香,又將幾戶租客的夜香收了,一起拿到巷子口賣給收夜香的販卒。

  巷子窄,大車進不來,這幾戶租客也不好意思為了不到一文錢的收入,提著夜香去賣,就便宜了老婆子。

  一個院子的十幾個人的夜香,每天早晨也能換到三文,四文的銅子。老婆子不嫌腌臜,每天有了這些活錢,也能給幾個孫子,孫女買點零嘴,幾個孫子孫女也都喜歡她。

  在井邊把幾個夜壺都洗了干凈,老婆子才又回來,把干凈的夜壺放在各家的門口。

  一個小身影偷偷摸摸地穿好了衣服,將簾子掀開一條縫,就向外溜去。

  老婆子一看是自己老二家的大孫子,也沒有在意,正準備進屋去燒火,卻見這個孫子和富貴從院子角拿了一個木墩子,就要向外跑。

  老婆子這一下忍不住了,不顧其他人還在睡覺,喊道:“二狗子,天還沒亮,你干啥去?”

  “祖母,別喊……”二狗子急的一下子把手指放在了嘴巴。

  但是這一下已經驚動了其他人,東廂房里,就傳出了哇地一聲大哭:“娘,娘,二哥跑了。”

  “娘,二哥不帶我們去了……”

  一個尖利的聲音緊接著傳了出來。“二狗子,你敢給老娘跑,我讓你爹把你腿打斷!”

  然后又是一個男人的大吼:“二狗子,回來!”一個男人穿著小衣,衣衫不整就跑了出來,手里還拎著一根竹條。

  二狗子埋怨地看了老婆子一眼,有氣無力地說:“我沒跑,只是心急,才早起了些。”

  “天剛亮,想看龍舟和飛人還早呢,這么早去干嘛!回來,等三娃和妞妞起來了,喊你大哥,巧姐你們一起去。”

  二狗子有些急了,說道:“我跟富貴他們昨日就去城墻邊看了,官府占了老大一塊地方,去晚了就沒好位置了。”

  男人卻不聽,揚了揚手里的竹條說道:“信不信老子請你吃燉竹筍燒肉?湖邊那么大,總不能連個看熱鬧的地兒都沒有!”

  二狗子無奈,只能怏怏不樂地回來。等他娘將兩個小的穿好,給他們洗好臉,兩個小的就一左一右拉著他的衣襟,再也不肯松開了。

  二狗子嫌棄不已,卻也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,誰讓他是自己的弟弟妹妹呢!

  這個時候,又有兩個大一點的孩子從后院出來,他們年齡更大一點,已經有了小大人的樣子。這是二狗子大伯家的堂兄堂姐。

  再加上租賃他們家一戶徽州小生意人家的小兒子富貴,一幫小家伙就一起向著北城門那邊去看熱鬧。

  今日端午節,街上熱鬧了許多,許多手藝人也都擺出了小攤,賣一些粽子或者是小玩意。

  二狗子的兜里今日塞了十個他娘塞給他的銅子,他素來愛充大方,先是給每人買了一個大包子,六個包子,六個銅子,還剩了四個。

  富貴得了一個大包子吃,有些過意不去,見三娃纏著想吃糖人,就花了兩個銅子買了一個糖人,跟三娃一人一口舔著,還不時傻笑著。

  巧姐作為姐姐,牽著妞妞的手一路向前。她年紀已經大了,不是這樣的節日,也不能隨便出門了。所以今天的心情很好,還給妞妞買了一個紅頭繩,幫她把她那枯黃的頭發扎了起來。

  可是一行人來到太平門的時候,就已經擠不動了,誰也沒有想到,今日會有這么多的人。他們一幫人都是孩子,也擠不動,只能靠在城門后面的一處角落等人群散開。

  二狗子一路抱怨:“我就知道今日人多,要早些出門,卻被你們給拖累了。”

  他們想等人少,卻不想人越來越多,城門這里已經完全阻塞了。

  五城兵馬司,京衛指揮司的官兵全部都出動了,有了他們的整頓秩序,這擁擠的狀況才好轉一點。

  不過,因為城墻外人太多,官府已經下令,所有人等不能出城了。

  這一下,幾個孩子都失望地哭了起來,特別是二狗子,他這幾日都想著今日要來看飛人,卻沒想到現在給堵在城墻根,出不去了。

  這個時候,一隊大人在官兵的護衛下沿著城墻根準備登上城墻,卻聽見了一幫小家伙在那里哭泣。

  一位留著長須的官員看見他們,遲疑了一下,停下了腳步,又向他們走了過來。

  “你們幾個孩子,為何哭泣?”

  這里原本二狗子的大哥李子恭最大,但是他向來木訥,見了這一幫大人更是連話都說不出來。

  二狗子抽泣著說道:“小民李子風乃云歸里人士,想要出城看龍舟,飛人,卻出不去了。”

  見他們不是走失,幾個官員的臉色輕松了一點,紛紛笑了起來。

  當先一人說道:“陛下下旨,今日與民同樂,卻不能讓幾個小家伙失了興致。跟我們來吧,今日給你們幾個安排個好位置。”

  二狗子看了看城墻的樓道,有些害怕。“小民不敢私登城墻。”

  那大人笑道:“倒是個聰明的娃……既得我允許,就不是私登,敢不敢上?”

  雖然有些害怕,但是想要看飛人的心情卻占據了上風。二狗子點了點頭說道:“小民敢上!”

  見二狗子年紀雖幼,卻也知道將弟弟妹妹護在里面,加上喜他伶俐,這位大人點了點頭問道:“李子風,倒是個好名字,可曾入蒙學?”

  “這名字是我爹花了十個銅子請街口的方秀才起的呢,當然好聽了。不過我爹我娘還是喊我二狗子。”

  一番話逗的諸位大人又笑了起來,對于帶幾個孩子上城墻,也都沒有當做多大一回事。

  等上了寬大的城墻,一個身作鎧甲的官衛將他們安排在了面向玄武湖的兩個垛口處,那個大人還讓人拿了一些案幾上的干果,水果賞賜給他們。

  吩咐道:“你們幾個就留在這里,不許亂跑,要是沖撞了貴人,就是大人也救不了你們。”

  幾個孩子見這里視野開闊,玄武湖就在腳下,早就歡喜不已。又得了吃的,更是覺得今日是幸運日了。

  二狗子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說道:“小民省得,會管好弟弟妹妹的。”

  今日這太平門西側城墻上,都是應天府的官員們欣賞龍舟和滑翔翼的地方。真正的達官貴人們,則被皇家邀請到了玄武湖湖中間的幾個島上去觀景了。

  那里位置更好,觀賞滑翔翼載人上天的奇景更近,還沒有人驚擾。

  只有朱瞻基對大明的民間娛樂還有一點興趣,他雖然來到這個時代已經十幾年了,但是小時候在皇宮不能出來,長大以后雖然也經常出入宮門,但是這樣與民同樂的時候還是很少。

  今日整個應天府都因為龍舟和飛人變的喧囂無比,他雖然不能像個普通人一樣擠進人群里玩,但還是按捺不住好奇,帶著自己的侍衛,沿著城墻來到了最熱鬧的太平門處。

  妞妞抱著一個大白桃啃的順著嘴角流汁,李家雖然家境不錯,但是這鮮果也是舍不得多買的。妞妞印象里還是第一次吃這么好吃的東西,絲毫不顧自己的幾個哥哥都看的眼饞,流口水。

  只是一下子沒有抱好,大白桃就咚地一下掉在了地上,然后沿著城墻上面的青磚滾了出去。

  建成面積43平方公里,京城城墻全長三十五公里,囊括了六朝時的建康城和南唐時的金陵城,高14至26米,上寬最窄處2.6米,最寬處近二十米,下寬最低十四米,最寬超過三十米。

  整個城墻垛口一萬三千多個,窩鋪200座,甕城十三個。

  朱瞻基率領眾侍衛,在城墻上騎馬前行,雖然速度不快,但是也沒防一個小孩子突然躥到中間來,在前面開道的楊章德一不注意,連忙緊勒馬韁,從馬上跳了下來。

  “誰家的小娃娃,不要命了!”

  (第一更,十連更)


  http://www.hznmsh.tw/book/1865/2139869.html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hznmsh.tw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yanqing.com
电子游艺娱乐平台